紅樓夢:寶玉對黛玉最嚴重的一次背叛,作者卻把「后果」省略掉了

哒哒哒 2022/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其實,「寶黛戀」的悲劇,一多半都是由寶玉自己造成的。倘若他對寶釵的暗戀與追求表現得十分冷漠無情,甚至拒之千里,對黛玉的感情堅若磐石、忠貞不二,那薛家人見沒有希望,自然也就會知難而退、另做打算了。

然而,寶玉卻是個溫柔多情、左右搖擺的主兒,不斷地給薛寶釵釋放出「錯誤」信號,令寶釵覺得自己在寶玉心中同樣占有一席之地,所以,只要自己堅定不移地等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守得云開見月明」。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三角關系能不復雜嗎?是寶玉在不斷地「 制造懸念」啊,說白了,他對寶釵也是有著強烈占有欲的,并非全無好感。在他的潛意識中,最好是黛玉、寶釵都能嫁給他,那樣就完美了。

也就是說,寶玉并不僅僅想要一個黛玉,而是想同時擁有這兩個美人。正因為他的貪婪與舉棋不定,才最終害苦了兩個女孩子, 導致「一死一傷」

1:寶玉夢中與「兼美」發生云雨事,就是他內心終極夢想的折射

最初,寶玉魂游太虛幻境時,就已經把自己的終極夢想含蓄而委婉地告訴大家了:他此生最想要擁有的女人,就是寶釵與黛玉兩個。因為在現實生活中無法把兩個女人合二為一,因此,就只能幻化出一個「兼美」」來了,秦可卿不但有著寶釵的性感嫵媚,還有著黛玉的風流裊娜。

實際上,寶釵與黛玉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美,硬把兩個人合二為一,既不兼容,也不合理。試想,一個是體態豐腴的「楊妃」,一個堪比西施的黛玉,這倆人合二為一,那成什麼了?

由此可見,寶玉是太想同時擁有這兩個女人了,缺一不美,所以才會幻化出一個「秦可卿」,兼有她們各自的優點和美貌。讓寶玉的姻緣再無缺憾,然而,這怎麼可能呢?當寶玉陷入這種執念時,就已經相當危險了,他這種貪婪最終只會害了兩個女人。

這也是為什麼「秦可卿」會早早 香消玉殞的原因,這暗示著寶玉夢想的破滅和結局的悲慘,同時也暗示著黛玉和寶釵都會早早死去,而且是「非正常」死亡。秦可卿身上就系著她們二人的命運,甚至就是她們二人的化身。

若非如此,寶玉也不會一聽到秦可卿死亡時,就會心如刀絞、口吐鮮血了。可見他自己也已經意識到他的癡心妄想終究會是「南柯一夢」無疾而終。

有的讀者可能會問,在那個時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尤其是像寶玉這種名門望族的貴公子, 何不將黛玉寶釵一并收入囊中呢?這樣一來所有的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其實這是不可能的,作為官宦人家的貴公子,女人可以有很多,但妻子卻只能有一個,哪怕他是君臨天下的帝王,也不可能同時娶兩個「妻子」,但凡有兩個,必然要分出「妻、妾」來。

大家覺得,寶釵和黛玉誰會甘心屈居人下、為人姬妾呢?這才是最大的難題。而且,作為寶玉的正妻,直接關系到榮國府的前途未來。作為榮國府的「當家主母」,也會引領榮國府走向不同的方向。比如家政上的改革方針和經濟上的計劃管理。

如果寶釵當家,大多數會延續王夫人的治家方案,抱殘守缺、墨守成規。并持續以王夫人之命是從。而換做黛玉當家就未必了。 黛玉大機率會推行探春倡導的那套改革方案。并且,她還會加大對榮國府子弟們的教育力度,甚至辦一個掃盲班,讓所有的下人們,都能接受文化上的啟蒙教育。

比如,像香菱這樣身份低賤的小妾,林黛玉都能親自做她的師傅,不吝賜教,幫她提升自我、成就夢想。這說明,在黛玉的心中,沒有傳統階級觀念中的 「高低貴賤」而是人人平等,都有追求夢想的權利和自由

她不會刻意把底層人民變得蒙昧無知、便于領導。當然了,黛玉倡導的讀書,并不是讓他們去躋身功名、步入仕途,而是覺得:「 只有讀書,才會明理。

朋友們不要以為黛玉譏諷寶玉讀書就是看不起讀書人,恰恰相反,黛玉自己就是個酷愛讀書的人,要不然,她的閨房也不會比「 上等的書房還要好了。」

在黛玉的指導下,香菱很快學會了作詩填詞。以實際行動踐行了什麼叫作:「人生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林黛玉就給了香菱一個有著「詩和遠方」的人生方向。盡管寶釵以各種名目巧加阻攔,可黛玉還是給了香菱一個關于夢想的、最好的成全。

或許還有讀者認為,黛玉不擅長管理,只知道兒女情長。所以,做不了榮國府的當家主母。大家可以看看黛玉治理的瀟湘館,人人都忠于職守、愛崗敬業。而黛玉身邊的人,也都是誓死效忠、以命相護。 這就足以證明黛玉的人性光輝和治理手段是可以觸及靈魂、感召善念 了。

就是這樣一個無可挑剔的林黛玉,可惜竟遇人不淑,偏偏遇到了寶玉這樣一個朝三暮四、得隴望蜀的渣男。大多數人以為寶玉內心里是最愛黛玉的,對于包括寶釵在內的其他女人,他不過是一時興起、逢場作戲而已。

其實,大錯特錯,寶玉對于寶釵的感情,可不只是「一時沖動」那麼簡單。是當真走了心的呢。也正因為這樣,黛玉才會如此惶恐不安。

2:寶玉多次為寶釵「意亂情迷」,情不自禁

肉眼可見的,寶玉曾多次被寶釵迷得神魂顛倒,情難自禁。大家隨手就可以拈出幾段香艷的故事來。

并且,寶玉對于寶釵隨口說的話,也十分走心,甚至是刻在心里的。比如,寶釵隨口給他講了一句戲詞:「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他就曾反復引用、樂此不疲。還有寶釵抽到那句「 唯有牡丹真國色,縱是無情也動人」時,寶玉同樣玩味不已。

不僅如此,在寶玉被賈政暴打的那一回里,寶釵來看他,并勸他學乖說:「以后不要再惹老爺生氣了,早聽人一句勸也不至于有今日。如今被打成這樣,不但老爺、太太心疼, 就連我看著——心里也疼。」然后,寶釵就低頭擺弄衣帶。寶玉聽罷這話,又見寶釵滿面羞紅, 立刻心花怒放,連疼痛都忘了。

還有更過分的:寶玉趁著觀賞紅麝串的功夫,竟對寶釵雪白的手臂想入非非起來,甚至一度陷入癡迷。內心里思忖:「這膀子要是長在林妹妹身上,還可摸得,偏偏又長在她身上。」正恨沒福得摸,忽又想起「金玉」一事來,不覺 癡了

這話翻譯過來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寶玉原本以為只有黛玉會屬于他,他沒福分去親近寶釵,忽然想起「金玉良緣」的事來,就說明寶釵也有可能會成為他的妻子, 彼時,這雪白的膀子就可以讓他盡情地摸了,不但膀子摸得,別處也摸得……

由于思維的發散,想象的延展,不知不覺便會聯想到太虛幻境里的情景——與秦可卿柔情繾綣,百般溫柔。一時便酥在那里如「呆雁」一般。這一幕恰好被黛玉撞見,氣得黛玉恨不得用手絹當場把他的眼睛給打瞎了。

不得不承認,寶玉再次精神出軌了。紅迷們可別以為寶玉只是偶爾的 精神出軌,其實,寶玉在精神上背叛黛玉的次數可不止這一兩件呢。最嚴重的一次, 竟然是寶玉默許了「金玉良緣」,并且還表現得「喜之不盡」。

大家注意:那不是在丟了玉、神志不清的時候,而是在完全清醒、神志正常的情況下。這個情節就隱藏在第三十五回:「白玉釧親嘗蓮葉羹,黃金鶯巧結梅花絡」。

當時的背景是這樣:寶玉被賈政打爛了屁股后,安心養傷。某一天,寶玉顯得無聊,就想讓鶯兒來給他打幾個絡子。

鶯兒先是打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分別是裝扇子或香囊的。結果,寶釵隨后也過來了,寶釵去繁就簡直奔主題,那居心任誰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然而,寶玉的反應卻令人十分意外。原文如下:

寶玉一聽寶釵要用「金線」來籠絡住他的玉,不但不忌憚黛玉會多心,反而 「喜之不盡」,這四個字用在這里還真是令人心中一沉啊。這是默許了「金鑲玉」嗎?

既然用寶釵的金線「包住寶玉」也能更讓他「喜之不盡」,那黛玉的情誼該往何處安放?是不是表明以后黛玉就可以「省省」了?——甚至不必再為寶玉的「玉穗子」和玉絡子費心了?

這明明是一個悲傷的、跨越不過去的故事,然而,作者在處理黛玉的反應時,竟然「跳躍過去了」,這真是令人費解,為何關鍵之處掉鏈子呢?明明是出好戲,還有很大的拓展空間啊!

比如,黛玉看到「金鑲玉」時會有什麼反應?寶玉又如何應對?那金線打成的絡子,寶玉真的會明目張膽地戴出來嗎?這一系列的「連鎖后遺癥」,作者提都沒再提,很突兀,也令人太費解了。

更揪心的是,這一幕情景又恰恰撞在了黛玉的眼里。黛玉隨后也來了。不出意外的話,她應該親眼目睹了這「令人意外」的一幕。原文如下:

我看了下回「分解」后,卻沒有看到關于黛玉對「金鑲玉」的反應和后續。難道寶玉會當著寶釵的面 把「金鑲玉」藏起來?這無異于在對寶釵說:「這種東西私下里戴還可以,‘ 見不得光’」。

又或者,黛玉見此情景后,冷笑一聲道:「吆,原來寶姐姐把他的玉給絡上了,倒省得我費心。以前,他總是勞煩我來替他做,我正不耐煩呢,這回好了,倒是不用我多事了。多謝姐姐。」

然后,再也不理寶玉,直到寶玉親手把玉從那金線里摳出來,重新交給黛玉去打才算完。總之,此處該當有劇情卻沒有了。不知是失落了還是失落了,還是真的失落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