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偶然發現的照片?戰爭前夜:梁思成、林徽因發現五臺山佛光寺的故事

百味品史君 2021/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騎毛驢向五臺山進發的梁思成、林徽因等中國營造學社人員)

1937年6月下旬的晚些時候,梁思成、林徽因夫婦以中國營造學社研究人員的身份,踏上了赴山西省轄境考察的旅途。

這是他們從事中國古建築考察以來,第三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山西之行。梁氏夫婦在學術上的成就,有相當一部分得力於山西的古建築,正因這次旅行,他們迎來了考察生涯中最為輝煌的巔峰時刻。

此前,作為受過中西文化教育與專業學術訓練且成名甚早的建築學家,梁思成、林徽因通過對古建築學領域絕世之作《營造法式》的研究,認識到框架式木結構是中國古代建築的基本形式。

而中國唐代建築風格不但具有自身獨到的特色,同時承載著中華民族建築文化承上啟下的關鍵使命,因此,能目睹唐代建築遺存,是每一個近現代建築學家夢寐以求的幸事。

於是,尋找一座留存於今的唐代木框架建築,就成為這對年輕夫婦久縈於心一個遙遠而輝煌的夢。

自1932年始,服務於私立中國營造學社的梁思成、林徽因夫婦以及莫宗江、劉致平等研究人員,幾乎考察了華北、華中等地所有古建築可能遺存的地區並獲得了豐碩成果,但其中年代最古老的建築就是遼宋時代的薊縣獨樂寺與應縣木塔,唐代建築蹤影絕無。 難道偌大的中國真的沒有一座唐代木構建築物遺存了?

就在他們懷揣夢想與疑問,風餐露宿,四處奔波,所得結果又遲遲沖不破遼、宋這段狹窄歷史隧道時,幾位號稱對中國文化頗有研究的日本學者得意地宣稱:中國大陸已不可能找到唐代的木構遺存,要想一睹唐制木構建築的風采,只有到大日本帝國的奈良或京都去開開眼界,那裡有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完美唐代作品。

這個狂妄的臆斷竟得到當時世界范圍內許多古建築學權威的認同。大唐王朝近三百年的輝煌建築,在它曾興盛發達的本土似乎隨風飄逝,一點痕跡都不復存在了。

然而,正一步一個腳印在北國大地上行走的梁思成、林徽因夫婦,憑著科學訓練的理性以及實地考察磨煉出的敏銳直覺,堅定地認為在中國遼闊凝重的大地上,在某個不被人重視的角落,在山野草莽之中,一定還有唐代木構建築孤獨而寂寞地屹立,伴著鬥轉星移,雲起雲落,耐心等待著有緣人前來相會。

只是,正如佛家偈語:千載一時,一時千載。如此重大的因緣,需要探索者的真誠、智慧、勇氣、時間,外加一點運氣。

正當梁氏夫婦踏破鐵鞋無覓處,於崇山峻嶺的峭崖絕壁間為心中的那個陳年大夢「拔劍四顧心茫然」之際,因一個偶然的機會,從「山有小孔,仿佛若有光」的小隧道,一下望見了藏在深山人未識的桃花源——幸運之神悄然降臨到他們的身上。

(佛光寺所在位置)

這束光亮源於法國漢學家保羅·伯希和(Paul Pelliot)在中國西部考察後所著的《敦煌石窟圖錄》(Les grottes de Touen-houang)。書中披露了敦煌第61號洞窟兩張唐代壁畫。壁畫不僅描繪了中國北方最著名的佛教聖地——五臺山全景,還指出了每座廟宇的名字, 其中一處名為佛光寺的古刹尤其引人注目。

梁氏夫婦對這兩幅壁畫精心研究後,突然爆發出靈感的火花,隨著一道光亮於眼前閃過,如同閃電劈開暗夜的陰風濃霧,掩映于山野草莽的金光燦爛的佛光寺山門轟然洞開,風鈴的聲響自殿宇飛簷翹角下隱約傳來。

按照光亮與鈴聲的指引,梁林二人馬上于北平圖書館查閱《清涼山(五臺山)志》和《佛祖統計》等相關志書,終於找到了有關佛光寺的記載。

據史料披露,佛光寺號稱五百里清涼山脈頗負盛名的大寺之一,首創於北魏時期,唐武宗滅佛時該寺被毀。十二年後,隨著李唐王朝佛教政策回暖,逃亡的該寺僧人願誠法師捲土重來,再度募資重建並恢復了原有規模。

從此,佛光寺作為五臺山最具影響的重要寶寺之一,伴著綿延不絕的香火延續了一千多年。

假如這座佛寺尚存,當是一處極其重要和具有非凡價值的唐代木構建築。

根據以往野外調查經驗,梁思成、林徽因認為越是號稱「名勝」的地方,古建築越易遭到毀壞,多數建築則在毀壞、重修、再毀壞、再複建的迴圈中衰敗湮沒,僥倖殘存者則越來越偏離本來的神韻、特色和風格,淪為一堆泥巴糊成的、死的石材木料或假古董。

這也正是中國營造學社諸君對大唐三百年眾多名寺古刹,苦苦尋覓五載而始終不得的癥結所在。

從史料所示地理位置可知,佛光寺並不在五臺山的中心——台懷這一地區,而是地處南台之外的僻野之鄉,此處並非世俗的「名勝之地」,或可有原物保存至今。

根據這一推斷,梁思成夫婦會同中國營造學社莫宗江、紀玉堂兩位助手,于這年6月下旬開始了註定要在中國乃至世界建築史上留下光輝一頁的大唐古跡發現之旅。

梁氏夫婦一行四人攜帶野外考察儀器和生活用品,由北平坐火車至山西太原,於當地政府部門辦完考察手續,再由太原北行向五臺山進發。

第二天黃昏時分到達目的地——五臺山南台外豆村東北約5公里的地方。此時,夏日的太陽正於不遠處的山巔墜沉,血色的餘暉映照著蒼山林海。

不遠處,一座殿宇以恢宏的氣度和卓爾不群的英姿,傲然屹立於山坡樹叢之中,似在向幾位虔誠的造訪者頻頻召喚——梁思成、林徽因眼睛一亮,朝思暮想的佛光寺竟如天尊至聖橫空出世般神奇地展現在眼前。

(佛光寺)

四人跳下毛驢,懷著對古老文化的敬畏仰慕之情,在西天最後一抹晚霞瑰麗的光影裡,躬身施步,小心而虔誠地向心中的聖地走去。

寺院只有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僧和一個年幼啞巴弟子守護。待說明來意,那扇厚重斑駁的山門隨著「咯吱」的聲響開啟了。

一行四人魚貫而入,瞻仰左右,只見正殿分為七間,昏暗中顯得輝煌壯觀而富有氣勢。在一個偌大平臺上,有一尊菩薩坐像,侍者環立,形成了一座眾仙之林。

平臺左端為一個真人大小、身著便裝的女子坐像,詢問老僧,答曰:「此女子乃大唐篡位的則天武后。」

經對塑像面貌特徵及相關物件初步觀察,梁思成斷定應是晚唐時期的作品,假如這群泥塑像是未經毀壞的原物,那麼庇蔭它的大殿必定也是原來的唐代建構,因為要重修殿宇必定會使裡面的一切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壞——這個推論令幾位造訪者欣然認同並振奮不已。

經過幾天的考察研究,得到如下結論: 大殿建成于晚唐西元857年,不但比此前發現的最古老木結構建築——獨樂寺早127年,而且是當時中國大地上所見年代最為久遠,且是唯一一座唐代木構建築。為此,驚喜交加的梁思成感慨道:「我們一向所抱著的國內殿宇必有唐構的信念,一旦在此得到一個實證了。」

(林徽因在測量經幢)

梁、林及兩位助手于佛光寺工作了一個星期,一直處於亢奮狀態的梁思成告訴老住持,自己準備寫信向太原教育廳報告這一重大發現,並「詳細陳述寺之珍罕,敦促計畫永久保護辦法」云云。

最後道別時,梁氏夫婦雙雙向老僧鞠躬,以表達對這位寺院守護者的敬意與感謝。向來以談鋒銳利著稱的林徽因,面對顫顫巍巍的寺院老住持和年輕的啞巴弟子和善的面容與虔誠的舉動,情緒激動,幾度語塞,眼裡汪著深情的淚水,答應明年再來,對寺院進行更加詳盡的考察,還要爭取帶上政府的資助前來進行修繕云云。

滿身透著滄桑、厚道的老僧望著面前這位奇女子真摯的表情,乾枯的雙手合於胸前,口誦「阿彌陀佛」,躬身施禮,聲稱自己一定要好好活著,精心照護這座寺院和佛祖神靈,等待與幾位大德施主再次相會的日子。

梁思成一行四人走出山門,在北國盛夏燦爛、熾烈的晚霞中離開佛光寺,騎著毛驢,左盤右旋向山下走去。

當他們來到附近豆村一家雞毛小店安頓下來,身心沉浸在此次神奇發現的夢境之中時,暗夜裡,北平郊外盧溝橋畔,槍聲驟然響起……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