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鳳暗中做了一件見不得光的事,平兒知情,賈璉一直蒙在鼓里

哒哒哒 2022/07/22 檢舉 我要評論

黛玉進賈府一回,就在眾人都在圍繞黛玉之事長吁短嘆時,王夫人見王熙鳳來了,忽然[插·入]一句,問她眾人的月錢都放了不曾。

鳳姐回答的也很干脆,都發下去了。由此可知,此時的王熙鳳,已經接手榮國府正式管家了,眾人每月的工資都從她手里發放。

也因此,當鳳姐坐穩了大管家的位子后,也漸漸發現了許多來錢的路子,比如放貸。

原文第11回,首次提到王熙鳳利錢之事。本回末,鳳姐從寧府探望秦可卿回來,問平兒家中有無事情,平兒便提到「沒有什麼事,就是那三百兩銀子的利銀,旺兒媳婦送進來,我收了。……「

由此可知,王熙鳳已經開始在外放貸,而且她不是自己去做這件事,而是交給了平兒負責,再由平兒監督旺兒媳婦具體執行。

于是,鳳姐放貸的一條線我們就清楚了,那就是:王熙鳳——平兒——旺兒媳婦——貸款人。

一個時間節點,我們不能忽略,此時,正是臘月,是年終之時,這時候旺兒媳婦送來的三百兩利銀,顯然不是一個月的收入,而應是放貸一年的總利息。

平均下來,王熙鳳光是憑放貸,一個月就有足足25兩銀子的進賬,這可比賈母、王夫人的二十兩銀子的月例還高,更是比她自己5兩銀子的月例高了好幾倍。

還有一件事,需要弄清楚,能做到一個月25兩銀子的利錢,本金自然也不會少,王熙鳳又哪里來的那麼多錢呢?

有人可能會說,王熙鳳是金陵王家的小姐,她能差錢嗎?她固然不差錢,但以王熙鳳的精明,她不大可能拿自己的嫁妝去放貸,從后文我們知道,她放貸用的是賈府眾人的月例。

因此,前面的這條線又多了一個上游,成了:賈府眾人工資——王熙鳳——平兒——旺兒媳婦——貸款人。

第16回,再次提到鳳姐放貸之事,而且還提到了另外一件事。賈璉與黛玉從蘇州回來,璉鳳夫婦正在里面閑聊時,鳳姐聽到外面有人說話,就問是誰,平兒用香菱來說話搪塞了過去。

到后面我們才知道,之前與平兒說話的,并不是香菱,而是旺兒媳婦,她是來送利錢的。平兒說:「奶奶的那利錢銀子,遲不送來,早不送來,這會子二爺在家,他且送這個來了。」

由此可知,王熙鳳在外放貸賺利錢的事,賈璉是不知情的,這相當于是鳳姐瞞著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賺外快,賺來的錢自然是自己的體己錢,不會算入夫妻共同財產。

對王熙鳳來說,這錢自然不能讓賈璉知道,這都是自己冒著風險賺來的,給他知道了,拿去養別的女人,她豈不是做了冤大頭?因此,鳳姐放貸賺利錢這件事,賈璉是一直蒙在鼓里的。

這次沒提到旺兒媳婦送來了多少利錢,但以鳳姐理家的膽子越來越大,胃口自然也會越來越大,通過放貸賺來的利錢,自然會越來越多。今年三百,明年說不定就是五百,后年可能就是八百甚至一千。

這些,都可以看作是王熙鳳的個人收益,當然,她的個人收益,是拿著眾人的月例賺來的,最后眾人的工資沒少發,而王熙鳳也沒少賺,她相當于是零投入高收益的空手套白狼。

王熙鳳之所以能賺到這個錢,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她手握管家大權,掌握著賈府的經濟開支,眾人的工資都從她手里過,早發一天晚發一天,都是她說了算。

其實,對眾人來說,工資晚發幾天也許沒什麼,頂多抱怨幾句,最終只要如數發了就行。而對鳳姐來說,晚發幾天,可能就意味著她會多賺三五斗,每月如此,每年如此,多年如此,那就是一筆十分可觀的收入了。

第39回,曹公借兩個丫鬟之口,第三次提到了王熙鳳放貸之事。這一回,襲人碰到平兒,就問起月錢的事兒,因為「這個月的月錢,連老太太和太太還沒放呢,是為什麼?」

很顯然,此時的鳳姐,膽子越來越肥,為了多賺利錢,已經開始拖欠和延遲發放工資了。果不其然,平兒說「這個月的月錢,我們奶奶早已支了,放給人使呢。等別處的利錢收了來,湊齊了才放呢。」

由此可知,王熙鳳在外放的貸不止一筆,至少有兩筆以上貸款。放多筆貸款,也反映了王熙鳳的精明,干有風險的事,雞蛋不能都放在一個籃子里呀。萬一到時收不回來,她不是要自己掏腰包補虧空了嗎?

鳳姐之所以有資本放貸,就是鉆了一個提前預支月錢的空子。賈府上上下下幾百號人,每個月月錢一總算起來,也是一大筆銀子。

比如7月的工資要到7月底甚至8月初發放,然而王熙鳳在6月份就全部預支了出來,這樣她就有一個月甚至兩個月的時間將這些錢拿出去放貸收利錢。

但放貸有固定期限,且時有壞賬出現,很難做到及時收回本金和利息,所以才會出現襲人催問的月錢遲遲不發的情況,即便存在很多風險,但面對巨大的誘惑,王熙鳳還是忍不住。

當襲人疑惑「難道他還短錢使,還沒個足厭?何苦操這心」平兒說「這幾年拿著這一項銀子,翻出有幾百來了。他的公費月例又使不著,十兩八兩零碎攢了放出去,只他這體己錢,一年不到上千的銀子呢。」

看看,王熙鳳從一年三百兩的利錢到不用一年就能賺上千的銀子,這空子鉆的,這手段使得,這精明用的,真不簡單啊。難怪襲人說「拿著我們的錢,你們主子奴才賺利錢,哄的我們呆呆的等著。」

從襲人的話里我們知道,王熙鳳因為拿眾人月錢放貸而導致工資遲發應該不是一次兩次了,只是過去襲人不知其中緣由,如今平兒告訴了她,她總算明白了。

這件事雖然有很大的誘惑和好處,但對王熙鳳來說,也是冒著很大的風險,不僅僅是壞賬風險,還有被賈母、王夫人等賈府高層發現的風險,以及被賈璉得知的風險,所以,這件事見不得光,見不得人,必須要隱秘進行,越少人知道越好。

因此,鳳姐選定了兩個最信得過的心腹來運作此事,一個是她的陪嫁丫鬟平兒,一個是她的陪房旺兒媳婦,這兩人自始至終都忠于王熙鳳。當然,如果出了意外,這兩人也極有可能成為替罪羊,王熙鳳一樣可以一推六二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