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的寺廟庵觀,到底有多骯臟?難怪賈寶玉毀僧謗道

哒哒哒 2022/07/25 檢舉 我要評論

襲人規諫寶玉一回,其中有一條說,以后再不可毀僧謗道,可讀完紅樓夢下來我們發現,賈寶玉的毀僧謗道完全有理啊。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紅樓夢里的寺廟庵觀,就沒幾個干正經事的,不是不務正業,就是藏污納垢,可以說干盡了各種缺德事,那些僧尼也完全不是四大皆空六根清凈的出家人。

他們只不過是頂著出家人的殼子,干著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或保媒拉纖,或包攬詞訟,或謀財害命,可以說,這些出家人比紅塵中的俗人更加心腸歹毒,不懷好意。

清虛觀的張道士,先皇御封的「大幻仙人」,當今御封的「終了真人」,當日他還是榮國公的替身,這名頭和來歷夠大吧?可他似乎沒干什麼正事啊。

賈母去清虛觀打醮,他不整自己的業務,反而給寶玉說起了親事,這人情世故的精明,保媒拉纖的熟練,哪里像是個出家人?分明就是三姑六婆之流。

當然,能請動他出面給寶玉說親,可見對方來頭不小,但不管什麼來頭,沒有天大的好處,怕是請不動這位兩朝御封的老道吧?

見了賈母就說好話奉承,見了寶玉就淌眼抹淚說像當日的國公爺,惹得賈母也滿面淚痕,這個張道士沒見他修道的道行如何,但人情世故的道行無人能及啊。

水月庵的凈虛老尼,跟張道士也有的一比。可別小看了這些出家人,人情世故上的練達,一般人還真趕不上他們。

這個凈虛,十分不簡單,她竟然包攬詞訟,為了幫之前常去她庵里燒香的一位財主了結官司,就求到了王熙鳳這里。之前還說是要進府求王夫人的。

你以為,沒有巨大的利益,單憑過去的那點交情,她會費那麼大勁請王熙鳳出手?賠本的買賣,可不是她凈虛的風格。

為了讓王熙鳳出馬,這凈虛老尼也是使出了三十六計啊,精明的王熙鳳最終還是進了她設的局,手段不可謂不高。

一場官司,王熙鳳凈賺三千兩,你以為凈虛只是純粹做好人?她才沒那麼傻。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定是那長安的張財主給了更高的許諾,她才那麼賣力啊。

不僅如此,后文出現在賈府的智通,也是水月庵的尼姑,從其法號可知,她與智能兒應該都是凈虛的徒弟,智能兒為什麼說水月庵是「牢坑」?你看智通的做派就知道了。

她聽聞賈府有芳官、藕官、蕊官等幾個戲子誓死要出家做姑子去,便「巴不得又拐兩個女孩子去做活使喚。」可見這所謂的水月庵是個什麼所在,怕是智能兒就是當日被拐去做活使喚的。

還有更狠的,賈寶玉的寄名干娘馬道婆,才真的是個賊尼,可以自由出入王公貴族的她,手里不知害了多少人命呢。

你眼見她嘴里念著阿彌陀佛,但一轉身就能拿出十個小鬼害人,這害人之物竟是隨身攜帶的,想想就可怕啊。難怪脂硯齋都說,大家要禁三姑六婆。

她害人當然是為了謀財。從賈母處騙了不少香油后,這個賊尼還不知足,又去趙姨娘房里,三言兩語鼓動愚蠢的趙姨娘寫下五百兩銀子欠契,她則做法害鳳玉兩姐弟。

原本寶玉在她這里寄名是為了保命、活命,但誰能想到,這個賊婆子為了銀子,竟然能干出這樣傷天害理之事?簡直就是妖婦!

就連那個葫蘆廟出身后來做了門子的小沙彌,也不是個善茬兒。畢竟在廟里待了幾年,按理說,起碼的慈悲之心該有吧?

不說做好事吧,但也不能助紂為虐呀?可他不知是為了自己前途,還是顯擺聰明才干,協助賈雨村亂判了葫蘆案,與雨村狼狽為奸,一起將英蓮推入深淵。

甄士隱就住在葫蘆廟隔壁,無論是寺廟還是小沙彌,估計過去都沒少受甄老先生的恩惠,可小沙彌似乎全不念舊情,也從未想過搭救英蓮。

他為賈雨村出的主意,對賈雨村來說,自然可以令他與四大家族搞好關系,但這對苦命的英蓮來說,卻是一出毫無人性和底線的毒計啊,它葬送了英蓮的一生。

在玄真觀修道的賈敬,最后說是誤吞丹砂燒脹而死,而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就帶著輕蔑的口吻的說,「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們胡羼。」

什麼是「胡羼」?根據語意,就是瞎鬼混。由此可知,這賈敬修道心不誠,那玄真觀的道士,估計也都不是什麼真正的修道煉仙之人。

賈敬雖然出家,但他的身份在那擺著,既是進士出身,又是寧國府子孫,那些道士,估計對他既巴結奉承卻也免不了半哄半騙,畢竟賈府不差錢,有銀子誰不要啊。

還有那天齊廟的王一貼,他也不是以修仙煉道出名,而是以在江湖上賣自制的膏藥謀利,這還不算什麼,寶玉求個藥,他張口就往【房☆事】上引,這可是個出家人啊,真是會做生意。

這麼些不務正業歪心邪意的僧道,不罵幾句娘,吐幾口口水,難道還要弄個牌位供起來嗎?賈寶玉說自己親媽王夫人被金剛、菩薩支使糊涂了,真不知道現實生活中,有多少人被那些以牟利為目的的假僧道給支使糊涂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