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二釵正冊之外,曹雪芹為何只寫了晴雯、襲人和香菱的判詞

哒哒哒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賈寶玉夢游太虛幻境,在薄命司看了「金陵十二釵」的判詞。原文中判詞共分為正冊、副冊和又副冊等三冊。涉及到三十六個與賈寶玉相關的女兒。

然而,除了金陵十二釵正冊全部出場之外,副冊只有香菱,又副冊只有晴雯、襲人出場,其他能夠位列副冊,比如薛寶琴、邢岫煙、平兒、尤二姐、尤三姐,又副冊鴛鴦、麝月、紫鵑、彩霞、金釧兒、玉釧兒這些人,卻一概忽略沒寫。

為何只寫有香菱、晴雯和襲人這三人能夠出場,其他人不寫呢?當然是有原因的。

首先,行文需要分主次

賈寶玉夢游太虛幻境場景有限,必然有詳有略。

金陵十二釵正冊中人必須全部交代,其他又副冊、副冊,作者根據人的翻閱習慣,寫賈寶玉不耐煩,草草翻閱一兩頁,是以只有晴雯等幾人被看見。

沒有流水賬一般全部詳寫,是避免了累贅。

其次,人物要有主次

香菱、晴雯和襲人三人的作用,對原文起到脈絡伏筆的作用。

她們三人的關鍵性,并不比金陵十二釵正冊十二人人差,必須要交代。

書中其他人盡管也有重要性,卻不到非交代不可的地步。

香菱是又副冊之首,必須要交代。主要源于她是《紅樓夢》第一個出場的金陵十二釵中人,貫穿始終,是主要脈絡。

甄英蓮(香菱)定調了「真應憐」的女兒薄命基調。并將「蓮」與嬌杏的「杏」對應,成為「憐」與「幸」的分列。

與「蓮」相關的都可憐。 芙蓉、菡萏、蓉、璉、藕、菱(齡)、荷、菂、茄 等都可憐。

與「杏」相關的都僥幸。 桃花、梅花、海棠 這些都有幸運。

香菱對應女兒薄命的主軸,自然需要著重交代。

最后,香菱、晴雯和襲人三人太重要

曹雪芹只寫又副冊和副冊的晴雯、襲人、香菱三人,就因為她們是又副冊和副冊之首。

那為什麼是她們排在首位?因為她們與正冊的林黛玉和薛寶釵關系密切。

金陵十二釵正冊,第一首判詞是林黛玉和薛寶釵共有。

有說林黛玉在薛寶釵之前是正冊之首,對也不對!

林黛玉排在前,肯定更重要。但薛寶釵與她共享一首判詞,開篇是「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隨后才是「玉帶林中掛,金簪雪里埋」。作者故意混淆就是不分主次。

與又副冊的晴雯和襲人不同。又副冊中晴雯第一毋庸置疑,襲人則是第二。

之所以要講清楚林黛玉和薛寶釵在正冊的關系,主要是晴雯、襲人、香菱三人與釵黛密切相關。

先說又副冊的晴雯和襲人。脂硯齋的總結為:晴為黛影,襲為釵副。意思是說晴雯是林黛玉的影子,襲人是薛寶釵的簡本。

「晴為黛影,襲為釵副」作為林黛玉和薛寶釵的影子,成為金陵十二釵又副冊之首被提到名正言順。

曹雪芹開篇就寫晴雯與襲人,就是提示讀書人,林黛玉和薛寶釵的很多不寫之寫,隱藏在晴雯和襲人身上,要注意她們的故事。

①襲人

晴雯影射林黛玉沒有疑問,但花襲人影射薛寶釵并不完全準確。

襲人與晴雯不同,她本身具有「釵黛」雙屬性,與秦可卿的「兼美」一樣。

所以,襲人被單獨拿出來,與晴雯區分開。而沒有釵黛合一,在于二人相對獨立,沒有互補性。襲人一人就兼具了釵黛合一。

襲人在賈母房中時叫珍珠,名字就是金玉人。她與薛寶釵的性格、人品和價值觀基本相同,實打實地「襲為釵副」。

不過,襲人給了賈寶玉后被改名襲人,她本姓花,花襲人就屬于草木人性質了。

更關鍵的是襲人與林黛玉都是二月十二花朝節的生日,也是她影射林黛玉的重要線索。

從襲人的人生軌跡看,她的為人是影射薛寶釵無疑。但襲人以準姨娘的身份卻最終被外嫁給蔣玉菡,則是林黛玉與賈寶玉定親后,被迫外嫁為王妃的結局伏筆。

芙蓉花簽和瀟湘妃子都影射了這點。不多贅述。

②香菱

與襲人的雙屬性相同,作為副冊之首的香菱,同樣也是釵黛的影射。

香菱是甄士隱的女兒甄英蓮。甄士隱一家三口身上,分別對應了賈寶玉、林黛玉和薛寶釵三人的故事和結局。

「蓮」為女兒薄命寫照,但真正的蓮主卻是「花神」林黛玉。

香菱與馮淵本有三日婚約,卻被薛蟠(字文龍,號呆霸王)橫插一腳搶走為妾。就影射了林黛玉與賈寶玉「訂親」后被某位異國帝王「搶走」為妃的結局。也與襲人外嫁對應上了。

而香菱在薛家給薛蟠為妾,薛蟠對她并不上心,也引出薛寶釵嫁給賈寶玉后, 「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的可憐結局。

③晴雯

晴雯排在又副冊之首不意外,她主要影射的是林黛玉在賈家的結果。

王夫人和賈元春反對寶黛姻緣和林黛玉,借由晴雯體現出來。

王夫人說晴雯得了女兒癆,是病西施,以勾引賈寶玉為借口將她攆走,致使晴雯被攆后慘死,又恨得將她挫骨揚灰,都是對林黛玉的厭棄。

晴雯的經歷預演了林黛玉被「外嫁」的根源在王夫人和賈元春。她也是離開賈家后才淚盡而亡,客死他鄉。

關鍵晴雯之潔被小人造謠詬誶,都符合林黛玉的品德和經歷。

林黛玉最終離開,也是她不堪與賈寶玉的關系被誹謗。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就是林黛玉彼時的心路歷程。

而秦可卿重病,晴雯之死,金釧兒之死都因不堪謠言,也是林黛玉之讖。

基于以上幾點,曹雪芹在金陵十二釵正冊之外,只寫了晴雯、襲人和香菱就清楚了,別人不具備這三人的作用,也就不用贅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