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某工地出土1000斤黃金,墓主身份成疑,楊貴妃可能性最大

百味品史君 2021/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1970年10月5日,陝西省公安廳下屬收容所進行房屋改建。當挖到地下近一米深時,工人們忽然發現,一個古色古香的陶甕從土裡冒了出來。打開蓋子一看,這件陶甕裡面裝了許多銀碗、金杯,徹底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收容所領導立即將這一消息,報告給了陝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文管會派出考古人員趕到現場,由此揭開了何家村遺寶神秘面紗。

大約三個月後,考古發掘工作已進入尾聲,工作人員一清點,他們從西安南郊何家村的這處工地上,共整理並發掘出1000多件金銀器。文物數量眾多,質量精美,每一件都堪稱是國家一級保護文物。

然而,一次性發現這麼多精美文物固然可喜,但也留下了很多謎團,考古工作者同樣也在深思,到底是誰有如此大的權勢和能量,居然將這1000多件珍貴金銀器隨手埋下?換言之,這些寶物的主人到底是誰呢?

先來看看何家村遺寶中,有哪些精美絕倫的珍品文物?當考古工作人員進駐何家村建築工地時,一位老專家立馬將目光聚焦到剛剛從土裡挖出的一件銀碗上。

這件銀碗學名叫做 「鎏金折枝花紋銀蓋碗」,體積並不大,碗底還刻有銘文,涉及年號、地區的種類等等。

這種銀碗是唐代地方專門進貢給皇室的物品,由於其造型精美,製作考究,不少史書典籍中都有它們的存在。隨著發掘工作深入,工作人員還相繼出土了「鎏金仕女狩獵紋八瓣銀盃」、「舞馬銜杯銀壺」、「鎏金六曲銀盤」等稀世珍寶。

這些金銀器帶有典型的西亞薩珊,以及中亞粟特等外來藝術手法,並用中國傳統題材創作出的中西融合作品。

不僅如此,何家村遺寶還出土了淡墨書文字的器物,共計69件。這些墨書文字記錄著各個物品的名稱、重量、數量,以及書寫時間。

很顯然,何家村遺寶中的大部分文物沒有任何使用痕跡。考古專家推測,這部分文物只能是國家財產,極大可能來自唐代中央官府倉庫,被當權者贈與他人,成為名副其實的「收藏品」,而非使用品。後來,考古專家從何家村遺寶當中的一塊銀器上,發現了「開元十九年」這幾個字。

開元十九年,對應的是西元731年,尚處「開元盛世」中期,大名鼎鼎的楊玉環還不滿12歲。這一發現讓在場眾人喜出望外,通過測量,遺址中共計出土了上千斤黃金。黃金於歷朝歷代都是硬通貨幣,在古代尤為珍貴。 專家們大膽設想,何家村遺寶是不是唐玄宗李隆基特意送給楊玉環的?

楊玉環於開元二十五年(西元737年),才被唐玄宗召入後宮。可是這也並不矛盾,唐玄宗把鑄造於開元十九年的金銀器,送給入宮之後的楊玉環,在時間上嚴絲合縫,沒有任何問題。 由於何家村遺寶只出土大量金銀器和其他記載物品種類的墨書文字,並沒有其他文字資訊證明這批珍寶的主人是誰。所以專家們起初一致認為,楊玉環就是這批文物的主人。

隨著考古工作逐漸進入尾聲,專家們又主動推翻了這一猜測。因為何家村這批珍寶,顯然是倉促掩埋,如此珍貴的物品,不應該被胡亂擺放,就這樣置之于荒野。應該是這批珍寶的主人遇到災難,或者發生什麼驚心動魄的事件,趕緊將這批寶貝埋入地下。等到局勢太平時,再將它們全部取出來。

何家村遺寶中許多金銀器裝飾有闊葉大花,這種紋樣是「安史之亂」後才開始流行的。又經過在場工作人員仔細辨認,這批寶物中年代最近的是唐朝興元元年,即為西元784年。這一年正是唐德宗執政時期,長安爆發了最為混亂的「涇原兵變」。

據史書《兩京新記》與《唐兩京城坊考記載》,涇原兵變爆發時,居住于長安興化坊(唐代時的何家村,又被稱之為興化坊)大人物分別為租庸使劉震,長安主簿李紹安,職方郎中蕭徹宅。

租庸使劉震嫌疑最大。顧名思義,租庸使是可以接觸管理國庫財物的官員,何家村的這批珍寶就是來自國庫中的寶物。又據《無雙傳》記述,劉震恰好趕上了那場涇原兵變。

專家們推測,租庸使劉震其職責是管理皇室財物,突如其來的兵變,讓唐德宗逃離京城,劉震中飽私囊,從國庫內挑選一批易攜帶,價值不菲的珍寶,準備逃跑。當時城中大亂,前有追兵,後有堵截,劉震便只能返回自己家中,把珍寶埋藏起來。

萬萬沒想到,劉震居然投降叛軍。京師收復後,劉震作為反面典型,被唐德宗處以極刑,何家村遺寶便長眠於地下。

因此,唐租庸使劉震應該就是這批寶物的主人,與楊玉環、李隆基並無太多幹係。只可惜,這部分推測雖然聽上去言之鑿鑿,還是工作人員基於文史資料進行的合理推測,不能代表最終結論。

至於何家村遺寶主人到底是誰,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批寶物屬於唐代空前絕後的考古發現,每件器物工藝技術令人歎為觀止,它們是向後人展示唐代歷史最好的證物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