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官洗頭風波,照出了麝月的干練,照見了晴雯的溫柔

哒哒哒 2022/07/02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第五十八回,時值宮中老太妃薨逝,朝廷禁止筵宴娛樂,居住在榮國府梨香院中的十二個小戲子,或被遣散,或被放入大觀園內當使喚丫頭。

其中芳官被安排在了怡紅院,可這些戲子終究不是奴仆出身,一朝出來,便如倦鳥出籠一般,加上目無規矩,惹出了不少風波。

茉莉粉事件,趙姨娘打罵芳官

某一日,芳官正要洗頭,卻和干娘鬧出了矛盾,原著記:

梨香院的戲子們,由于年齡小,故而一開始都認了園中的媳婦婆子當干娘,這些干娘可以領芳官等人的月錢,并對她的日常生活進行干涉。

由于這個背景,才造成了上述芳官和干娘之間的對罵。而面對這樣的情況,怡紅院眾人給出了隸屬于各自性情的反應。

芳官廚房傳菜

實事求是地說,芳官在怡紅院中的風評并不好,由于戲子出身,從小又沒有伺候人的經歷,為人比較囂張跋扈,一旦進入到職場中,這種性格上的短板就會浮現出來,對此襲人、晴雯曾評價過芳官:

從晴、襲兩人的評價,就能看出芳官素日,必定不是個省油的燈。

晴雯也是個爆碳性格,遇上芳官的囂張跋扈,便觸碰出了火花,單從此處晴雯的評價看來,她貌似并不喜歡芳官,甚至有些嫌惡她;

晴雯貼幅絳蕓軒

襲人冷靜理智,秉承各打五十大板的原則,認為芳官太可惡,總是惹是生非;芳官干娘又太貪,拿著人家芳官的錢,還讓芳官用剩水洗頭。

問題的關鍵是如何處置?面對這場吵鬧,怡紅院的三大丫鬟:襲人、晴雯、麝月三個人表現出了各自的態度。

先說襲人,她既是怡紅院的丫鬟,又是單位領導,她在乎的是立即息事寧人,不要鬧出大麻煩來,所以她是這麼做的:

襲人的做法,符合她素日的性格,也暗合了她的身份定位。

丫鬟告知晴雯病逝

麝月的表現完全不同,她雖然一向被認為和襲人是同一等人品,可在行事風格方面卻完全不一樣,麝月最大的特點就是擅長吵架。

比如第五十一回,墜兒偷取蝦須鐲,晴雯為此要攆走墜兒,遭到墜兒他母親的反對,兩人大吵大鬧,晴雯雖然性格火烈,可吵架總是吵不到點子上,三言兩語就被墜兒他娘給帶歪了,越吵越跑題。

最后還得是麝月,擺事實講道理,既有好言勸誡,又有權威警告,讓墜兒他娘不敢還嘴,最后悻悻離去。

俏平兒情掩蝦須鐲

所以面對芳官洗頭的風波,麝月也沒有慣著芳官干娘,上來又是一通連珠炮:

麝月的話邏輯嚴謹,恩威并施,最后搬出老太太這張底牌,嚇得芳官干娘不敢多說一句話,這就是麝月的言語魅力。

但最讓我個人感到意外的是晴雯,按照以往對晴雯的了解,她本就不喜歡芳官,如今芳官和干娘又是打罵,又是互吵,她應該照例站在旁邊幸災樂禍才對。

寶玉照顧生病的晴雯

可晴雯卻表現出了令人驚詫的一面,在芳官被干娘打了一頓,一個人默默流淚之際,晴雯卻出現在了芳官身邊,原著記:

這是晴雯這個人物,第一次真正觸碰到我的心弦。

在這場混亂中,大家各有各的做法,各有各的心思,可對于哭得像淚人一般的芳官,大家一時都沒顧得上她。

只有晴雯,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卻走過去替芳官洗了頭髮,用毛巾替她擰干,最后又對鏡為芳官挽了頭髮,這與前番那個嘲諷芳官的晴雯判若兩人。

或許,這才是真正的晴雯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