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出土2顆牙齒,這處四川遺址重要性不亞于三星堆,解開了千古之謎

百味品史君 2021/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2019年底,四川省考古研究院聯合上級部門,時隔34年,重啟三星堆遺址發掘工作。迄今為止,第二階段三星堆遺址發掘工作已落下帷幕。隨著成百上千件珍貴文物陸續被送往實驗室進行化驗,圍繞著三星堆的許多未解之謎,又再次成為人們熱議話題。

比如,三星堆文明和金沙文化,是否有特殊聯繫?到底是什麼人建造出了三星堆,又是否會受到外來文化影響?只可惜,考古工作人員還沒有從三星堆遺址出土的文物中,提取到有用的文字資訊。沒有文字資訊,也沒有其他特殊符號,我們只能通過一些蛛絲馬跡,對三星堆文明進行簡單分析。

無獨有偶,2003年初,考古工作者在四川省茂縣營盤山遺址,出土大量具備仰紹文化晚期和馬家窯文化的特徵「彩陶」,以及兩座人祭坑。營盤山遺址的發掘工作直到2008年全部結束,相關科研報告成果於2019年才公佈於眾。

考古界,營盤山遺址的重要性其實不亞于三星堆和金沙遺址。其中,工作人員從營盤山遺址的那兩座人祭坑,完整提取兩枚古人牙齒。僅憑這兩枚牙齒,便奠定了營盤山遺址的特殊之處。

2003年2月份,四川省考古研究所收到群眾提供的線索,四川茂縣營盤山出現大量彩陶。文物部門立馬派出精兵強將,來到營盤山進行搶救性發掘。

考古工作者從營盤山遺址,發掘並提取出大量具備仰紹文化晚期和馬家窯文化的特徵彩陶。後來,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測試表明,營盤山遺址出土的彩陶,其化學成分更接近於黃土高原仰紹文化出土的彩陶器物。

除此之外,營盤山遺址出土的素面陶化學特徵,與四川本地粘土頗為相似。極大程度,素面陶器為本地自產,彩陶器則來自於黃土高原。

與此同時,考古工作者在營盤山遺址還發掘出兩個人的祭坑。所謂人祭坑,便是封建時期一些部落或者封建政權大人物,殞命歸天。

為了彰顯死者身份尊貴不凡,必須要用活人對其進行殉葬。我國殉葬制度由來已久,直到明朝時期,英宗朱祁鎮結束了殘酷的殉葬制度。書歸正傳,這兩座人祭坑埋有兩具保存較好的古代人骨標本。

經過鑒定,這兩具人骨標本生前均為40歲左右的壯年男子人骨。他們是什麼身份?為何被作為祭品下葬已不得而知。通過這兩具人骨擺放時的狀態,體現出當時存在社會等級分化的強烈原始宗教意味。

種種跡象暗示,新石器時代中期黃河上游隨著氣候乾冷趨勢加強,出現大面積乾旱,糧食歉收。於是,一部分居住於黃河上游的先民,順著河谷地帶向南遷徙,尋找合適的生存地。他們來到四川茂縣營盤山,站穩腳跟,黃河文明與長江文明在此開始交匯融聚,催生出新的文明果實。

經過大量考古發現,考古專家已基本弄清楚,這些上古先民從營盤山、桂圓橋、寶墩等遺址遷徙過程。簡單點來說,至少新石器時代中晚期,古蜀國已有大量人類生存,且這些人群應該是從黃河上游來到長江上游,不斷遷徙的融合。神秘的四川岷江峽谷地帶,隱藏著南北文明交匯的古蜀國源流。

因此,考古專家通過這兩枚牙齒,再輔以其他考古發現成果,推斷出三星堆遺址包括金沙文化來源,與中原地區有密不可分的聯繫。無獨有偶,2021年2月,三星堆遺址出土了一尊「青銅龍紋人形器」,這件青銅器上,赫然刻著栩栩如生的龍紋。

龍紋的出現,便更能代表三星堆遺址與中原地區之間的聯繫。對科學家而言,他們不在乎這片遺址中出土了多少金銀器,或其他重要文物。小小的一枚牙齒,或者是還未完全腐化的人骨標本,或許會成為解開謎題的關鍵。

營盤山遺址順利發掘,使得大家徹底弄清楚了從西北黃河上游,向南遷徙於西南閩江上游地區人群密切關係。通過人群交流互動,對橫斷山區藏彝走廊古文化產生重要影響。

至少在考古界,營盤山遺址比之三星堆遺址絲毫不遑多讓。可能因為關注度的原因,大家只知道三星堆遺址,而不清楚營盤山遺址。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