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是薛蟠的妾,為何與寶玉多有交流,卻與薛蟠毫無溝通?

哒哒哒 2022/07/01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我說,這是寫作視角的問題,你會不會覺得太空泛、太理論化了?

這麼解釋吧:香菱和薛蟠肯定是有溝通的,但是作品中沒有寫。

香菱剛被強買來、給薛姨媽做丫鬟、兼服侍寶釵的這段時間里,王熙鳳概括了這樣一句:「這一年來的光景,他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媽不知打了多少饑荒」——和薛姨媽打饑荒,和香菱毫無干涉嗎?

薛蟠娶了夏金桂之后,又看上了陪嫁丫頭寶蟾,開始是跟寶蟾「要茶要水的,故意撩逗他」,后來夏金桂主動提出,才「過了明路」。那麼,他對香菱,是不是也有這樣一個過程:先私下「撩逗」香菱,香菱為了拒絕而求助薛姨媽,薛姨媽批評兒子,于是母子「打了多少饑荒」,最終才正式納妾?那是可想而知的。

到正式納妾之后,「過了沒半月,也看的馬棚風一般了」,只是表示薛蟠對香菱不再重視,可并不是「打入冷宮」或「從我眼前消失」之類。薛蟠和寶釵爭吵的次日,向妹妹陪不是,就有「且丟下這個別提了,叫香菱來倒茶妹妹吃」,還是把香菱當成近身丫鬟或小妾來指使的——賈政召見寶玉,也是趙姨娘掀簾子,可見妾兼有奴才的身份,這里倒不是薛蟠故意欺負香菱。

除了指使干活之外,薛蟠和香菱還有交流溝通嗎?或者說,香菱在薛蟠的生命生活里,還占有一席之地嗎?有的。

香菱是個「呆」姑娘,聽說薛蟠訂親,她「心中盼過門的日子比薛蟠還急十倍」。為什麼這樣著急?為什麼寶玉事先警告她的「替你耽心慮后呢」她絲毫聽不進去,反而責怪寶玉唐突?因為「薛蟠娶過親,自為得了護身符,自己身上分去責任,到底比這樣安寧些」。

有人根據這一句,演繹出薛蟠對香菱的[性.虐]待,使香菱不堪其苦。這種「意淫」的推想,我不敢茍同。其實「分去責任」是指薛蟠未娶妻之前,香菱就需要以侍妾而兼主婦之責,像襲人「一應針線并寶玉及諸小丫頭們凡出入銀錢、衣履、什物等事,也甚煩瑣」之類。

當然,薛家人口少,排場小。可能整個薛家母子三人連丫鬟仆人,還比不上一個怡紅院人口多呢。所以香菱要負責的「一應針線」及「出入銀錢、衣履、什物等事」,是比不上襲人那樣「煩瑣」的。

可是,賈珍悄悄把自己的情婦尤二姐,送給賈璉做外室,王熙鳳來大鬧寧國府,就「兩手搬著尤氏的臉緊對相問」,而且拿出「妻賢夫禍少,表壯不如里壯」的古話來教訓尤氏。薛蟠闖了禍(他還有個不闖禍的?),薛姨媽愛子心切,難免遷怒,會不會把責任怪到香菱身上?

就不說薛姨媽的責怪,單從香菱自己出發,她這樣的好女孩,又怎麼會愿意「夫主」闖禍、不爭氣?自然也會把「勸夫」作為自己的「責任」。而有了主婦之后,自然就「分去責任」了。

娶夏金桂之后,夫妻倆出于各自的目的來折磨香菱,這還是后話。娶夏金桂之前,沒有人能「分去責任」,那香菱與薛蟠之間,怎麼可能沒有溝通、交流、互動?

你是不是要問了:既然有溝通,為什麼《紅樓夢》里沒有寫?

這就是我開始說的「寫作視角」的問題了:《紅樓夢》是以賈府為主要舞台、以寶玉為主要人物的。和他關系密切的,就會詳寫;和他關系疏遠的,就會略寫;和他沒有關系的,就干脆不寫。

寶玉也喜歡香菱,卻完全是當成姊妹、朋友,而不涉邪狹的。寶玉與香菱的交往,是作品要寫的。香菱與薛蟠的閨房之私,對于寶玉而言,就不是沒有關系的「邪狹」,所以作品中就不予描寫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