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政只是從五品員外郎,怎麼養得起榮府的三四百丁,一兩千人口?

哒哒哒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賈家繁衍五代人口眾多,雖然分支不斷分出去,但家里的家生子奴才卻數量龐大,成為沉重的負擔。

賈家究竟養著多少人口?原文對此還真有介紹。

榮國府「一宅人」有「三四百丁」,這可真是不得了。

「三四百丁」在古代是指三四百個有工作的男子,賈家不可能每戶人家滿員啟用。一般來說一個男丁代表一戶人家,曹雪芹寫「三四百丁」就相當于三四百戶人家。

古人生育多,最少每家也有兩個孩子。如此計算,榮國府內起碼就有一千五百人左右,只多不少。

麝月也證明榮國府內確有上千人口,需要靠著主子養育。

賈家這麼多家生子奴才,雖然各有姓氏,卻都是賈家的財產,沒有人身自由,「戶口」也都在賈家。

而家生子的生老病死,婚喪嫁娶,主子都要負責,還要每月給月錢。

月例銀子與普通的雇傭工資不同。丫頭們的月例類似「零花錢」,畢竟吃穿用度都是主子負責。而男丁需要養家,他們的「月例」則有工資的意思。

以賈璉王熙鳳兩人管家為例,王熙鳳的月例為五兩銀子。賈璉沒有明說,王熙鳳說他們家算上兩個丫頭的月例也不過二十兩左右,推測賈璉的月例銀子在十五兩左右。

賈家男丁的月例,起碼也要兩倍于女人,就是養家需要。

所以,春燕媽才那麼怕被攆出去。她是寡婦,真要被攆出去一家人要養卻沒收入就完了。

不過,榮國府的這一代當家人是賈政,與上一代賈代善不同。

賈代善有榮國公的爵位,也有官職,養這些人沒有問題。

可第三代開始爵位世襲一等爵由賈赦承襲,賈赦獨自住在榮國府旁邊一墻之隔的大宅內,人口不與賈政這邊混雜。

麝月說的上千口人,是指賈政這邊敕造榮國府內的人。他一個區區從五品工部員外郎,如何養得起這些人呢?

《紅樓夢》成書在清代,可以參考清代的工資標準看一下賈政的收入。

據《清會典事例》記錄五品官的歲奉是八十兩銀子,祿米八十斛(石),另有養廉銀五百到兩千兩之間。

養廉銀類似補助,并不是一直都有,最早在雍正年間出現,大體與《紅樓夢》成書時間契合。

第五十三回有個細節,除夕當天賈珍派賈蓉去領皇帝賞賜的祭祀銀子。這筆錢也就有變相「補助」的意思。

當然,不同的崗位俸祿也不同。比如林如海的巡鹽御史為正七品,史料記載歲俸為一百四十兩銀子。

賈政身在工部權力不大,卻不算禮部、戶部那般清水衙門。他的工資足額發放,且會有額外的收益。

注:由于非專業研究史料,以上數據的精確僅供參考。

不管如何,賈政的工資絕對養不起榮國府這一兩千口人。其實也不需要他來養。

賈政的工資收益全部是他自己的收入,并不用拿出來養家。而且他的收入除了官職俸祿,還有官中分紅和家庭月例。這部分錢的出處在于榮國公爵產的收益和榮國府的投資,統稱為「官中」的錢。

榮國府是榮國公世襲之家。所有人都靠爵產供養。賈家各房主人、所有奴才,乃至于補貼各房分出去的家庭貧寒的分支等,全由官中支出。

賈代善死后,榮國府的世襲繼承出現問題,并沒有由賈赦完全繼承。

賈赦只承襲爵位,爵產則交給賈政繼承,為第三代榮國府當家人。

有觀點說賈母沒死,所以才跟著小兒子住的說法不存在。

賈家人無權分配誰住爵產敕造榮國府。不出意外就是誰襲爵誰執掌。

賈政能夠執掌榮國府,意外出在他必須獲得合法繼承,也就是皇帝同意。「賈政字存周」也說明了這個問題。

至于敕造榮國府只是榮國公住,賈母一死要收回的說法更不對。

敕造榮國府屬于爵產一部分,爵位不絕,賈家就擁有合法使用榮國府的權力。減少的是外面封地的數量,而不是榮國府。

榮國府每年封地爵產的收益,通過烏進孝這些人送入府里,收入銀庫。由賬房吳新登等人向當家人賈政負責。

榮國府另外的收益還有房租、地租等,賈璉都說過。推測冷子興工作的古董行也是賈家投資的產業,包括薛家的生意也會有賈家股份,這些錢都會統一歸入「官中」。

反而是賈政的工資,屬于他個人收益,不入官中。

官中的錢賈政、賈赦誰都沒權力私自花費,必須以榮國府的名義支出。

比如賈元春省親的花費,日常送禮應酬的花費。再比如全家的月例銀子,年底分紅,以及各項賞賜、工程維護、采購等等日常消費……

所以,賈家人并不需要賈政養,而是榮國公的爵產養著。

賈政每月也有月例和年底分紅,來源也是爵產的一部分。與家生子奴才差不多,只是更多而已。

當然,隨著人口越來越多,官中收益入不敷出,養不起那麼多人。第七十二回林之孝就建議賈璉向賈政提議裁員,也是賈家徹底敗落的體現。

不過,被放出去的人口,成功躲過賈家抄家,也是「安知非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