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妙玉奉茶,到寶玉乞梅,為什麼「有人跟著反不得」?

哒哒哒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蘆雪庭聯詩,寶玉落第,李紈罰寶玉去櫳翠庵取一枝梅花來插瓶。大家都評價「這罰的又雅又有趣」。

李紈負有照顧小叔子小姑子的責任,最怕擔干系。雖然取梅花只是到櫳翠庵,根本不出大觀園范圍,但李紈還是下意識地吩咐下人「好生跟著」。于是黛玉「忙攔」,還說出「有了人反不得了」的話來。這話卻又博得了李紈的首肯:「是」。

為什麼「有了人反不得了」?這事兒要從上次劉姥姥游大觀園、在櫳翠庵吃茶說起。

大家吃過茶,妙玉又私邀釵黛二人去吃「體己茶」。為什麼要請她倆?妙玉和她們很要好嗎?當然不是。理由是接下來妙玉就懟黛玉:「你這麼個人,竟是個大俗人,連水也嘗不出來」。

請了人家來,沒有三句話,就懟人家,這是什麼待客之道?

嘿,如果你真以為妙玉是誠心邀釵黛做客,你就怎麼也解釋不通了。其實妙玉的目標根本不在釵黛,卻是借她二人來邀請寶玉:她一個出家人,不方便直接約請青年公子,寶玉也不方便直接到私室找她。但如果有釵黛二人居中穿插,就沒那麼犯忌了。

妙玉的目標是寶玉,釵黛不過是她的手段和途徑。當寶玉如期而至(這里的「期」,不是日期,而是期待),釵黛就沒用了,妙玉就看著她們心煩了,所以就有那句「大俗人」之懟了。

以黛玉的敏感,當然能體察到妙玉這點兒小心思。她與寶玉已通款曲,并無疑忌,也知道妙玉的身份所限,不可能有更實質的發展。所以她不介意給寶玉與妙玉獨處的空間:「吃完茶,便約寶釵走了出來」。

黛玉的大度,是有恃無恐,也是對妙玉的暗暗嘲笑:「你就再有機會,能得到他的心嗎?」

小紅對黛玉的評價是「嘴里又愛刻薄人,心里又細」,以至于擔心她一旦知道,就有「走露了風聲」的危險。

是的,黛玉可沒有成人之美,更不會替人保守秘密。妙玉對寶玉暗懷情愫,渴望與他相處,最好是獨處(別誤會,是不涉狎邪的獨處,完全柏拉圖式的),黛玉怎麼可能代為隱瞞?遇到李紈派寶玉乞梅的機會,還不趕緊宣揚一番?

作為千金小姐,黛玉不可能直接說破這些「奸淫狗盜」之事。但是一句「有了人反不得了」,已經昭然若揭,再明白不過了。

說了這個大問題,再來說兩個小問題:

為什麼李紈一聽就懂,而黛玉不說她就想不到?

因為李紈的性格是「雖處于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無見無聞」。這樣明白的事,黛玉說出來,她也能聽懂;但如果沒人說,她才沒有興趣呢。

為什麼吃茶時寶釵也在場,這時卻不是她說「有了人反不得了」?

因為寶釵營造著一副「珍重芳姿晝掩門」的端莊儀態,像賈母說的「丫頭們也不懂這些話」,像張愛玲《金鎖記》里說的「我們家一向內言不出,外言不入,姑娘們什麼都不懂」。

她假裝她不懂妙玉的情愫,以保持自己的身份。既然「不懂」,當然不肯說——想到了,也不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