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兩個身份卑微的丫鬟,失意時說過同一句話,道盡生活本質

哒哒哒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里有很多警醒世人的俗語,比如:身后有余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比如:寧撞金鐘一下,不敲破鼓三千。比如:千里搭長棚,沒有個不散的筵席。

其中「千里搭長棚,沒有個不散的筵席。」這句話,是紅樓夢里的兩個身份卑微的丫鬟說的,她們在人生失意時,先后都說過這句話,她們是小紅和司棋。

我們都知道,紅樓夢很少重筆,曹公寫過的情節、文字,極少有前后重復或雷同的情況,但有幾處例外,比如太虛幻境的那副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再就是小紅和司棋的這句俗語了。

這句話,不用解釋大家都明白,但如果將它放在紅樓夢的背景下,又是出自兩個丫鬟之口,就不簡單了。

畢竟,小紅和司棋,都是紅樓夢中人,是當局者,而我們則是旁觀者,站在上帝視角的我們,自然知道賈府的敗落,是早就開始了的,但就像冷子興所說,他一個外人尚且看得出賈府的大不如前,可賈府的那些子孫呢?「安富尊榮者盡多,運籌謀劃者無一。」

在那個賈府的子孫都是人人只知道吃喝玩樂,貪圖一時快活,自我麻痹的時候,兩個丫鬟竟然能說出「千里搭長棚,沒有個不散的筵席」這樣清醒且令人警醒的話,就很不簡單。

要知道,賈寶玉這個富貴公子,在面對黛玉替賈府出多入少的財務狀況表示擔憂時,竟然還能說出,憑他什麼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們兩個的這樣不通世務的話來。

怡紅院的小丫鬟佳蕙,還轉述過寶玉的話,她說,「昨兒寶玉還說,明兒怎麼樣收拾房子,怎麼樣做衣裳,倒像有幾百年的煎熬。」小紅聽了這樣的話,自然免不了冷笑兩聲。

在她的眼中,誰也不會守誰一輩子,「不過三年五載,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時誰還管誰呢?」這話聽上去顯得有些無情,卻也道出了生活的真相啊。

人在高處時總是很容易迷失自己,而處于低谷時卻能常常保持清醒。賈寶玉是賈府的金鳳凰,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含著金鑰匙出生,什麼都不用操心,自有人給他準備的妥妥當當,所以即便家族敗落,被富貴奢華的假象包圍的他,對一切也很難有真實的感知。

小紅則不一樣,她是生活在賈府外圍、怡紅院底層的小丫鬟,雖然沒當什麼重要差事,但十分聰明,她對于大家族的敗落,也許看不透,但對個人命運的起伏,生命中的聚散,卻有著清醒又深刻的認識。

此時的小紅,正處于人生失意時,而很多人,越是失意,越是清醒,越是會看清生活的本質,因為她努力過了,也失望過了,她與生活短兵相接了無數次,早已遍體鱗傷,甚至看不到任何希望。

小紅能說出那樣的話, 不是顯擺,不是拽文,而是真實的生活體驗。想要出頭被怡紅院的大丫鬟打壓辱罵,寶玉遭魔魘前前后后沒少忙活,到了人人有賞卻沒她的份兒……這些現實中碰的壁,跌的跤,都催生了小紅對于人生的深刻洞察和體悟。

司棋又何嘗不是這樣?她與表弟潘又安相好,偷偷在大觀園私會,不料被鴛鴦意外撞見,潘又安竟一個人逃走了,留下司棋一人收拾爛攤子。

司棋得知后,氣了個倒仰,沒想到曾令自己那般傾心的男子,原來是個沒情意的,遇到事,什麼都不管,自己就先跑了。反而是司棋,十分勇敢,「縱是鬧了出來,也該死在一處。」

這樣的司棋,自然不會像她的主子迎春那樣,遇到事只會躲起來看《太上感應篇》,尋求自我安慰,她既然敢去享受愛情的美好和浪漫,就敢于接受生活中可能出現的意外和慘淡。

鴛鴦唯恐司棋不放心,事后還曾專門去找到司棋,賭咒發誓說自己不會將撞見她與潘又安之事說出去,也是這時候,司棋說出了那句話,又說「再過三二年,咱們都是要離這里的。」

司棋不是不知道,作為丫鬟的她,如果不是后來的意外,結局只有兩種,一種是作為陪嫁丫鬟跟著迎春去姑爺家,未來也許會像平兒一樣做個屋里人。一種是被賈府放出去自由婚配。

從司棋與潘又安之情來看,她自然是想要后者,而且她已經走在了前頭,可見她是個十分有主見的丫鬟。

甚至于,司棋也早料到了自己作為丫鬟的結局,如果她想要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那就不得不自己謀劃此事,就與情郎在大觀園私會這事,即便放到現在,也需要極大的勇氣,更不要說在紅樓夢那個時代,可見司棋多麼大膽。

私情被發現,情郎先逃走,落單后的司棋,難過,生氣,繼而病倒,此時的她,一無所有,在恐慌中捱日子,而一旦私情被發現,她一生的名譽也毀了,甚至還會牽連到自己的主子迎春。

人生失意時的司棋,面對鴛鴦情真意切的一番賭咒發誓,大受感動,哭著說出一番大有見識的話來。這樣的見識,別說賈府很多丫鬟不具備,就是司棋的主子迎春,怕是都沒她一個丫鬟活得明白。

整部紅樓夢都是悲劇,其實從頭到尾說的不正是聚散的故事麼?而千里搭長棚,沒有不散的筵席。寶黛釵終究要散,大觀園群芳終究要散,四大家族子孫家業終究要散,人的一生,就是從聚走向散的過程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