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珍和尤三姐在屋里百般輕薄,2人做了哪些事,為何丫環紛紛躲避

哒哒哒 2022/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賈璉看上尤二姐之后,在賈蓉的幫助下,征得賈珍同意,偷娶了尤二姐,并在小花枝巷里買了房子,過起金屋藏嬌的生活。

賈珍從鐵檻寺回家,趁賈璉不在偷偷溜到小花枝巷找尤家姐妹。

尤二姐出面張羅,尤老娘和尤三姐陪同,四個喝酒之際,尤二姐知道賈珍心思,借故回屋害怕,讓尤老娘陪她一起離開房間。

「尤老也會意,便真個同他出來,只剩小丫頭們。賈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臉,百般輕薄起來。小丫頭子們看不過,也都躲了出去,憑他兩個自在取樂,不知作些什麼勾當。」(《紅樓夢》第六十五回)

賈珍和尤三姐百般輕薄,自在取樂,究竟做了哪些事,小丫頭們為何都看不下去要紛紛躲避,尤老娘明知道賈珍對女兒尤三姐垂涎三尺,為何還要把女兒往火坑里推呢?

賈珍和尤三姐百般輕薄,主要是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情,尤三姐松開頭髮。

古代女人的頭髮很長,每天都要進行梳洗打理。

王熙鳳每天迎來送往,要處理的事情至少有三十四件,但不管怎麼忙亂,她都是要梳理頭髮。

林黛玉一進榮國府,王熙鳳沒有第一時間接待,而是在眾人見過之后她才出現。林黛玉第一次見王熙鳳,看她穿戴得整整齊齊:「頭上戴著金絲八寶攢珠髻,綰著朝陽五鳳掛珠釵……」髻,是指在頭頂或腦后盤成各種形狀的頭髮。

林黛玉寄居在榮國府,每天早上也要梳理頭髮。賈寶玉約了秦鐘到學里讀書,早上去找林黛玉告別之際,林黛玉正在對鏡理妝;過節期間,麝月獨自一人守在怡紅院,寶玉幫她梳頭,麝月主動卸去釵釧,打開頭髮,寶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地梳篦;王熙鳳過生日,平兒挨打,寶玉請她到自己房里,有一項重要的事情就是幫助她梳理頭髮……

賈璉趕到花枝巷,拜見賈珍時,看到尤三姐松松挽著頭髮。由此可知,尤三姐在自己的頭髮上做了「手腳」。

第二件事情,尤三姐解開衣扣。

賈璉進屋之后,看到尤三姐不僅松松挽著頭髮,而且大紅襖子半掩半開,露著蔥綠抹胸,一痕雪脯。

尤三姐性格剛烈,與尤二姐截然不同,她對待賈珍、賈璉和賈蓉等人,往往是嬉笑怒罵,全憑自己心情,賈珍等人不敢強迫,所以自己衣服半掩半開,絕對是自己所為。

封建社會,女子整整齊齊穿戴衣服既是禮儀規矩,更是保護個人的有效方法。尤三姐解開衣扣,露出內衣,絕對是不雅之舉。

第三件事情,尤三姐換了睡鞋。

尤三姐和賈珍獨處,不僅松開頭髮,解開衣扣,而且換了裝束:底下綠褲紅鞋,一對金蓮或翹或并,沒半刻斯文。

紅鞋其實是指睡鞋,是舊時婦女睡眠時穿的軟幫軟底的鞋子。

《中國鞋履文化辭典》寫道:「睡鞋,亦稱‘眠鞋’。舊時裹足婦女臨睡前所著之軟底鞋。睡前著之以防腳趾松弛,并以此取媚于枕席間。」

睡鞋往往是在睡覺安歇前穿戴,尤三姐與賈珍喝酒之際,便換穿睡鞋,自然會讓賈珍浮想聯翩。

尤三姐為何要這樣做呢?

因為她和賈珍之前就有過不正常的交往。

賈敬死后,賈珍請尤老娘帶著尤二姐、尤三姐兩人前來幫忙。賈璉久聞尤氏姐妹之名,趁此機會與兩人相認,有垂涎之意后,想到賈珍賈蓉等人素有聚挪之意,所以趁機對兩人百般撩撥,眉目傳情。

尤三姐給尤二姐托夢時也說過,「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喪倫敗行,故有此報。」(《紅樓夢》第六十九回)

尤老娘明知賈珍對尤三姐不懷好意,為何還有意成全兩人呢?

尤三姐與賈珍早有來往是既成事實,她無力更換,只能順水推舟。

賈珍是尤氏的丈夫,但是尤氏與尤二姐只是名義上的姐妹,并非同父同母所生,所以沒有道德倫理上的羈絆。

尤家貧窮,生活全部依靠賈珍幫襯,對此她曾經對賈璉說過,「我們家里自從先夫去世,家計也著實艱難了,全虧了這里姑爺幫助。「(《紅樓夢》第六十四回)

尤三姐與賈珍之間的關系不清不白,家中生活還要依靠賈珍援手,在這種情況下,尤老娘明知道賈珍不安好心,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憑他和女兒喝酒取樂。

結語

其實,尤三姐并不是不知廉恥之人。她得到柳湘蓮的訂親信物之后,每日侍奉母姊之余,只安分守已,隨分過活,直如淑女一樣。后來柳湘蓮悔婚,她以死明志,表達自己是一個內心高潔的女人。

所以,她和賈珍在屋里百般輕薄,尋歡作樂,其實是不得已而為之。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