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對朱元璋的四個誤解,每一個都打破了大家的認知

百味品史君 2021/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我們總會習慣性地將某一門知識後加一個「學」字,就像武林門派一樣將其分門別類。例如「儒學」、「紅學」等。在如此之多的學問中,「史學」囊括了科學、哲學、人性學等多種學問,但卻一度「門庭冷落」。

所幸現在的自媒體行業崛起,以至於史學重新興起,來自各地的史學愛好者雲集網路。不過,不論什麼學問,一旦火爆,難免會出現泥沙俱下的情況。許多史學知識被曲解、拼湊後,變得駭人聽聞、搜奇獵豔,使「關公戰秦瓊」這種荒唐事成為了可能。

誤解一:開國皇帝的真實姓名是朱八八。

在一本熱門歷史小說中,筆者看到了這樣的說法。蒙元統治期間,漢人受到奴役與壓迫,漢人無權給孩子取名,只能用數字作為代稱。所以,「朱重八」(也就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意思就是朱八八。

為什麼要取這個數字呢?

持這種說法的朋友稱這是因為朱元璋父母在生他那年,老兩口的年齡加在一起,剛好八十八歲,所以就給孩子取名「八八」。後來,朱八八舉事,覺得自己的名字不夠響亮,所以將其改為「重八」。

不得不說,持這種說法的朋友未免有些想當然了。

「重八」這個名字,真的可以解讀為「八八」嗎?我們且放下不談,單來說說生朱元璋那年,朱父母的年齡之和是多少。通過查閱文獻,可以得出這樣的事實,在生朱元璋那年,朱母四十三歲,朱父四十八歲,相加之後年齡之和為九十一歲。

如果按照上述的命名法,那麼生下來的孩子理應叫「朱九一」。顯然,朱父母的年齡與「八八」這個數字毫無關聯。

由此可見,這種說法就是憑空杜撰的,沒有依據可言。

那麼,「重八」這個名字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在此我們就得聊聊元朝時期的取名規則了,也就是以行第為名。當然,這一規則是通行的,多用於漢人。朱家總共有八個孩子,朱家大哥名叫「重一」,朱家老二叫「重二」,以此類推,到了朱元璋這自然就是「重八」了。

當然,這一命名規則雖通行,但也並不能證明元朝時期的漢人是沒有名字的。例如施耐庵就是一名元朝人,他的名、字、號一應俱全,從這裡我們就能看出當時的漢人還是有「命名權」的。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於明清兩朝,雖然元代的文人地位很低,但元朝統治者對文字的控制非常寬鬆,這也讓元朝成就了一段文學史上的鼎盛期。

作為最後一個由漢族為主體構成的封建王朝,明史向來是史學圈中的熱門主題,朱元璋更是史學圈中的風雲人物。

今天,筆者就為大家澄清一些時人對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誤解,以饗讀者。

誤解二:《鳳陽歌》是朱元璋壓迫百姓的力證。

「說鳳陽,道鳳陽,鳳陽是個好地方。

自從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

《鳳陽歌》是一首流傳於民間的打油詩,初讀這首順口溜,的確會給人引向一個誤區,那就是自從朱元璋坐上龍椅之後,這裡的老百姓過得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很多人根據這首不知出處的順口溜,捏造事實,將鳳陽荒年全都歸咎于朱皇帝。

那麼,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通過現代史學家朱梧桐先生的分析,我們瞭解了《鳳陽歌》的時代背景。原來,這首打油詩並非出自明朝,而是出自清朝時期的花鼓戲。

為什麼清人要「翻舊賬」,將黑鍋扣到朱皇帝頭上呢?

其實,花鼓戲想抨擊的並非朱皇帝,而是當朝的滿族皇帝。當時的鳳陽正值荒年,而朝廷又拿不出抗災的對策,以至於老百姓叫苦不迭。民憤積壓得多了,總得找一個發洩口,這發洩口就是《鳳陽歌》。

當然,生活在滿清天子腳下,直接罵當朝聖上可是要掉腦袋的,所以聰明的民間藝人來了一出「指桑駡槐」,用朱皇帝來指代滿清皇帝。

由這個誤解所引申出來的,還有一系列明初時期的文字獄。

那麼,這些文字獄真的存在嗎?

結合對文獻的分析,其中僅有一小部分是真實發生過的,而其他絕大多數都是清人杜撰的。之所以杜撰這些未發生過的文字冤案,多半也是為了諷刺清代文字獄。

之後,隨著清人所撰的文字成為歷史,後世不斷有人信以為真,以至於民間四處流傳著洪武朝文字獄之盛。雖然,有不少史學家站出來澄清,但仍難制止民間以訛傳訛。

誤解三:洪武朝的冤案。

皇帝卸磨殺驢這種事,在歷史上發生過無數次。現在史學界有這樣一種論調,那就是胡惟庸案是一樁冤假錯案,支持這種說法的朋友稱胡惟庸蒙受了不白之冤。

那麼,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必須要說的是,整個「胡惟庸案」有真有假,需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總體來說,胡惟庸本人的確犯了滔天大罪。他貪汙受賄是事實,勾結私黨也是事實,擔任宰相期間剷除異己,銷毀對自己不利的罪證,以至於觸怒龍顏,這些都是無可爭辯的。

那麼,胡惟庸究竟有沒有參與謀反呢?

不論他是否參與謀反,先前的罪名都足夠讓他獲得死刑。可以說,胡惟庸之死,完全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更沒必要為其翻案。

當然,在這起案件案發後,洪武皇帝趁著打擊胡黨的態勢,進一步擴大事態,有意將或有罪或無辜的「餘黨」捲入其中,全部處死,這也是事實。在此期間,肯定發生許多冤假錯案,但這並不能說明胡惟庸是無罪的,只是有許多受牽連的無辜人士蒙受了不白之冤罷了。

很多人認為,藍玉案也是一樁冤案,實則不然。支持這種說法的朋友,稱藍玉決定在「藉田之日」謀反是不可能的,因為:

一是藍玉不是欽天監無法得知這一天的具體日期;

二是這場儀式朱元璋未必親自參加。

其實,這種論斷是不經推敲的。

首先,欽天監事先選定日期需要一定時間,而該時間會通知給所有參與藉田的大臣。

其次,藍玉位列三公,他肯定能提前獲知皇帝是否親自出席藉田,這一點毫不為怪。

所以說,藍玉謀反亦是事實,「藍玉案」之冤,在於那些被牽連其中的無辜人士,而非藍玉本人。

誤解四:聖旨的格式。

歷史題材的影視作品風靡各媒體,讓老百姓見識了不少許多古代獨有的事物,比如聖旨。雖然歷朝歷代的皇帝頒佈了無數道聖旨,但現今留存下來的聖旨著實不多,以至於聖旨已成為古董界的無價之寶。

在影視作品中,我們總能看到這樣的橋段。某宦官或傳話大臣,站在一群跪地接旨的人前,高聲誦讀聖旨。聖旨的內容天差地別,但開頭總是大同小異。幾乎所有出現在古裝劇中的類似橋段,聖旨的開頭都是那八個字: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然而,這八個字其實是現代人對聖旨的誤讀。實際上,聖旨之中根本不會出現「奉天承運」這四個字,就算出現了,那也僅會出現在洪武一朝,且不會出現在聖旨的開頭。為什麼呢?因為這四個字並不是皇家書面語,而只是朱元璋個人的口頭禪。

為什麼洪武皇帝格外偏愛這四個字呢?

其實換做任何一個開國皇帝,都對「奉天」一類的吉利話情有獨鍾。我們知道,開國皇帝都是靠著硬實力從無到有取得皇權的,嚴格來說按照古代禮法那一套,沒有一個開國皇帝的皇位來路是「正」的。

如此,如何證明政權及自己的合法性,粉飾草根出身,就成了開國皇帝治國的重點。從史料中,我們可以看到朱元璋的皇帝生涯與「天」這個字頗為有緣,幾乎每次朱元璋昭告天下,都會滿嘴「承天」、「順天」、「奉天」、「應天」的說個不停。

所以說,「奉天承運」這八個字根本不會出現在聖旨開頭,就算出現了,現代人的讀法也不正確。按照文法來看,應該讀作「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某某」,這樣才合情合理。

從這裡,筆者再來為大家澄清幾個關於聖旨的誤解。

影視作品中的聖旨,往往都是純金或五彩的,千篇一律。實際上,就算是出自同一個皇帝之手的聖旨,其形式也大有不同。給不同的官員或階級頒佈詔書,要選用不同的聖旨。這一點,從軸柄選用的材料上就能辨識。

如果軸柄是用玉做的,那麼,這道聖旨就是頒發給一品官員的,如果是犀牛角所制,就是頒發給二品官員的。除了軸柄之外,編織聖旨的材料也是不一樣的。皇帝給五品以下小官頒佈聖旨時,聖旨的面料是白綾;皇帝給五品以上的高官頒佈聖旨時,聖旨的面料則是綢子,區別很大......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