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初進賈府一回,王夫人為什麼忽然問王熙鳳月錢的事?

哒哒哒 2022/07/21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第三回,最被濃墨重彩的一件事,當是林黛玉進賈府,曹公通過黛玉之眼,帶領讀者將賈府的主要人物,內部建筑格局等進行了十分細致的描寫和展現。

當然,這期間,也穿插了不少情節,用以表現人物性格,交代人物關系,乃至伏筆后文情節,比如王熙鳳的出場,比如王夫人忽然問到王熙鳳月錢之事。

王熙鳳剛出場不久,王夫人就問她:「月錢放過了不曾?」鳳姐也回答得很干脆:「月錢已放完了。」

這件事細思很有意思,黛玉進賈府這麼重要的事,王夫人為什麼忽然當眾問月錢之事呢?換個時間問,或者私下問,不是更好嗎?其實它里面包含了很多信息。

首先,王夫人既然問,應該說明賈府眾人的月錢,正是那幾天發放,她看到侄女過來,正好想到這件事,于是沒有多想,便問了。

而鳳姐回答得很干脆,大家的工資都已經發下去了。這說明什麼?說明此時鳳姐還沒有打眾人月錢的主意,還沒有像后文那樣拿著眾人的錢去放貸。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按照時間推算,此時的鳳姐,剛管家不久,她當然還不敢胡來,畢竟前面有自己的姑媽又是嬸子王夫人看著呢。

這時的她,估計也沒有那個膽子,因為姑媽時不時還會過問家事,她還沒有完全放手。

王夫人既然問,也說明鳳姐剛理家不久,她還不放心,唯恐鳳姐有什麼疏漏,尤其像涉及賈府眾人的月錢這樣的大事,一旦晚發,可能就會引起大家不滿,甚至怨聲四起。

雖然像賈母、王夫人等高高在上的主子階層,不是靠月錢生活,但像趙姨娘、周姨娘,還有賈府的許多仆婦丫鬟,卻都是靠月錢生活,就像打工的我們,如果工資不能按時發放,自然會抱怨,甚至可能影響正常的生活。

而鳳姐干脆敞亮的回答,也說明了,王熙鳳的確是有管家之才的,她的干練、精明、從小玩笑著就有殺伐決斷的這些特質,都是她能成為管家的優勢。

當然,剛理家的王熙鳳,也不大可能那麼快熟悉業務,發現其中的貓膩,甚至膽大到中飽私囊,這時候的她,最需要的是表現好,讓上級因為滿意,而不是撈錢。

其次,王夫人問月錢,一句話也反映了賈府的日常。因為這個小插曲就發生在賈母房中,屬于內室,這樣的事,當眾問,也更顯得光明正大,沒什麼不能說的。

畢竟,王熙鳳只是被王夫人叫來代管家的,按身份,她是大房兒媳,而大房的賈赦邢夫人夫婦都已經搬出另住了。既然管家,那就得有個管家的樣子,隨時隨地都要能夠處理家務。

按照常理,理家的應該是二房兒媳李紈,但李紈青春喪偶,成了寡婦,不宜理家,而此時的王夫人,大約已經開始吃齋念佛,已經不大理家了。劉姥姥初進賈府一回,周瑞家的也曾交代。

可二房這邊,李紈守寡,寶玉未婚,暫時沒有合適的管家人選,而賈府上上下下幾百號人,沒有一個精明能干的管家怎麼行?王熙鳳就在這時候被選了出來。

從原文賈母查賭一回,到王夫人發起抄檢大觀園一回,再到鳳姐理家的情節,我們都可以看出,榮國府的當家主母,是從賈母——王夫人——王熙鳳的這樣一個接班制度。

選擇王熙鳳出來理家,應該不只是上任當家主母王夫人的意思,還有第一任當家主母賈母的意思,畢竟,這個位置至關重要,選錯了人,往小了說,會導致家族內部管理混亂,上上下下怨聲載道。而往大了說,可能會因此加速賈府的衰亡。

再次,王夫人問月錢,也是曹公一貫的千里伏線的寫法,因為后文,王夫人還曾問過月錢的事。脂硯齋也做批道:不見后文,不見此筆之妙。

三十九回里,王夫人再次問到月錢的事,尤其關于姨娘的丫鬟短了一吊錢這件事,那時王夫人已經不管家了,她聽說了自然要問王熙鳳緣故。

那時的王熙鳳,早已是風光無限膽大包天的管家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面對領導的突擊檢查,她自然早有準備,憑著一張利嘴,將此事解釋的天衣無縫。

而此時的王熙鳳,是新婦初掌家,大約還在被王夫人帶著走,在實習期,也在被考察期,她需要好好表現,在領導問到任何事的時候,她都已經按期完成了,那麼領導自然會十分滿意。

王夫人問月錢,也是自己昔日當家的一種真實反映,既然做了管家,每一件事,無論大小,都要上心,尤其是每月的重要工作,也就是核心業務要熟練。

對王熙鳳來說,她當然也不傻,自己手里既有了管家之權,又掌握了眾人的月錢,有權有錢,以后屬于她的風光和好處,自然少不了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