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老兵,把一雙襪子珍藏52年,68歲回大陸尋找初戀:我恨你爹

纪冬 2022/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1989年,68歲的老兵呂恒生,從台灣回到上海,找到了15歲時的初戀女友吳秀華。見面后,呂恒生從懷里掏出一雙襪子說,「這雙襪子,是你8歲時候穿過的,我留了52年。這次回來,把它帶給你。」

圖:民國時期的富家小姐

吳秀華是富家小姐,民國時期,他家在上海鄉下開了兩家繅絲廠,呂恒生的父親是廠里的賬房。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呂恒生15歲時就不讀書了,幫著父親收賬,出貨,跑腿,后來成了繅絲廠的伙計。

那年,吳秀華才7歲,正是愛玩的年齡。她整天跟在呂恒生的屁股后面,在鄉下一待就是8年。吳秀華16歲時,被父親送到了上海女校讀書。當時,但凡有點錢的家庭,都把女兒送到這所學校,說是為了將來嫁人時有個好氣質。

呂恒生就不一樣了,時年24歲的他,被父親安排了一門婚事,女方是個農村姑娘。父親說,「恒生,你也老大不小了。給你娶個老婆,趕緊給我生個孫子。」然而,呂恒生并不想待在農村,他想去大城市,去上海。

1945年,呂恒生跑到了上海,在一家綢緞莊做事情。期間,呂恒生經常跑到上海女校的校門口,等吳秀華放學。在吳秀華看來,呂恒生雖然窮,但是很有志氣,對他的好感也在一天天增加。有時候,吳秀華會邀請呂恒生去家里玩,父母也知道呂恒生是賬房的兒子。

然而,和吳秀華的父母接觸幾次后,呂恒生能夠感覺到,吳秀華的家人看不起他。向來要強的呂恒生,開始刻意疏遠吳秀華的父母。只是趁吳秀華放學回家的這段路上,偷偷和吳秀華見個面,說句話。

日久天長,再加上兩人青梅竹馬。漸漸的,吳秀華也喜歡上了呂恒生,并一心一意的要嫁給他。然而,剛剛讀了兩年書,父親便要給吳秀華說親。父親說,「女孩子認識幾個字就行了,讀再多書,都不如學女紅和持家的本事」。

圖:民國時期,女校老照片

從學校退學后,呂恒生和吳秀華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半年后,實在忍不住的呂恒生,上門來找吳秀華。還沒見到吳秀華,卻見到了她的母親。母親聽說了兩人的事情,就不準他倆見面。呂恒生慌不擇口地說道,「我想娶吳秀華,我會一輩子對她好,請您一定要答應我。」

吳秀華的母親問呂恒生,「光說娶,你拿什麼娶?」呂恒生說,「我存了一點錢,將來還可以打工養活她。」講到這里,吳秀華的母親被氣笑了,對呂恒生說,「死了這條心,她父親定了一門親事,對方是新加坡富豪的兒子,在上海讀大學。

當時,上海即將解放。吳秀華的父親為了尋找退路,想把財產轉移到新加坡。因此,才找了個新加坡的女婿。

呂恒生不是富商的兒子,只是賬房的兒子,他甚至連吳秀華的面都沒見到,就被攆出了家門。得知此事的吳秀華,和父親大吵了一架后,從家里跑出來。吳秀華找到呂恒生說,「恒生,你帶我走吧。」呂恒生卻不愿意了,他說,「不行,你家對我家有恩,我不能做這種拐跑人家女兒的事情」。

當時是冬天,跑出來一天的吳秀華,什麼東西都沒吃。呂恒生又沒有錢,只好將身上唯一一件棉袍典當了出去,給吳秀華買了奶油點心。吃完點心,呂恒生又把吳秀華送回了家。在家門口迎面碰上了吳秀華的父親,把呂恒生罵了個狗血淋頭。

這是兩人最后一次見面,從此,呂恒生和吳秀華就失去了聯系。

1948年,19歲的吳秀華,嫁給了新加坡富商的兒子。婚后,兩人本是要去新加坡。但是因為富商兒子比較喜歡上海,就在上海定居了。第二年,上海解放。吳秀華的父親根本沒來得及轉移資產,就因病去世。

圖:上海解放

吳秀華的丈夫是大學生,上海解放后,他在徐匯區的一家中學教書。婚后沒多久,吳秀華就懷孕了,后來又生了一兒一女。可由于吳秀華和丈夫都是富家子弟出身,因為各種運動,沒少吃苦。六十年代,兒子和女兒響應號召上山下鄉。

80年代初,兒子和女兒才從下鄉的地方回到上海工作。女兒考了大學,畢業后當了老師。兒子進了工廠,當了工人。眼看著日子越來越好,吳秀華的老伴卻得了癌癥,在醫院住了三個月就走了。

老伴去世的時候,吳秀華才52歲。幾年后,身邊的朋友勸她說,「秀華,你的前半生因為各種運動,沒過上過好日子。眼看著后半生剛要過幾天好日子,老伴卻走了。不如再找個老伴,好好過過下半輩子吧!」

然而,吳秀華并沒有這樣的想法。一來,兒女都已經成家立業,找不找老伴都無所謂。二來,吳秀華還要忙著照顧孫子、孫女,根本沒時間胡思亂想。直到七八年以后,孫子孫女都上學了,吳秀華才感覺身邊空落落的。

閑來無事的吳秀華,整天跑來跑去。1988年,她回了一趟老家。老家鬧過一次水災,好多人都出門逃荒去了,早就沒什麼親人在家了。但是,吳秀華還是想回去,想看看兒時玩過的地方。

圖:民國時期的女性

村里老人聽說吳秀華回來了,就趕來看她,聊家常時說起一件事,「秀華,還記不記得恒生?」說實話,自從當年一別,已經過去了40多年。后來,吳秀華又經歷了結婚生子,老伴去世,早就把恒生藏在了心底。現如今,冷不丁地提起這個名字,吳秀華還沒想起來。老人又提醒她說,「他父親給你們家做了20年賬房!」

經老人提醒,一個瘦瘦高高的身影,慢慢地在吳秀華的腦海中浮現出來。那年冬天,呂恒生把吳秀華送到家后,吳秀華的父親不僅把呂恒生狠狠地罵了一頓,轉天就把呂恒生的父親開除了。老人回到老家后,沒多久就死了,村里人都說他是被兒子呂恒生氣死的。

老人看出吳秀華已經想起來了,連忙說道,「吳家大小姐,你可能不知道,恒生后來去了台灣,在部隊待了40多年。前幾天,他寫信回來尋親。可惜,他家的人死得死,逃的逃,一個都沒找到。聽說他托人找你,不知道找到沒有?你這次回來,最好留個準信。他要是再托人找你,我好告訴他」。

找我?吳秀華想起了兩人的過往,可她已經結了婚,成了家,有兒有女。現在再提40多年前的事,也沒什麼意思。吳秀華本來不想留地址,可她又擔心呂恒生找她有事,還是給老人留下了她在上海的地址。

1989年中秋節,兒子帶著媳婦和孫子,去看望吳秀華。正在上學的孫子,一個學期才回來一次,吳秀華親得不得了。剛吃完飯,就聽到有人敲門。吳秀華開門一看,來人是個高高瘦瘦的老頭,西裝革履,滿頭白髮,整齊地豎向后邊,鼻子上還架了一副眼鏡。

吳秀華并沒有認出來人,只好問道,「你是不是敲錯門了?」老頭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我是來找吳秀華女士的,剛從台灣回來」。說起台灣,吳秀華立刻明白了七七八八,連忙說,「你是恒生大哥?」她邊說話邊請呂恒生進屋坐。

圖:老兵和家人團聚,非本文主人公

兒子和兒媳聽說這是同鄉,特地從台灣看望吳秀華時,都熱情地叫著伯父。那天,呂恒生在吳秀華家待了一個多小時。吳秀華能夠看得出來,呂恒生有很多話想說。守著兒子和兒媳,似乎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呂恒生起身告辭,說是過幾天再來。

幾天后,呂恒生又來了。呂恒生本來想請吳秀華去飯店吃飯。吳秀華說,「飯店不是敘舊的地方,在家吃,我給你炒幾個菜」。那天晚上,兩人聊了很多,大多都是小時候的事情。后來,吳秀華問呂恒生,「你當初怎麼會去台灣呢?」

呂恒生開始回憶起了過去。

「那年冬天,我被你爹罵了一頓。從你家走后,我就沒有再回綢緞莊。我知道我窮,地位卑微。但是,我爹為吳家賣了一輩子命,你爹不僅連他也罵了,還把他開除了,這是讓我最難過的。我恨你爹!如果不是你爹,我后來去不了台灣。」

被吳秀華父親趕走的呂恒生,跑到碼頭上當起了搬運工。沒多久,碼頭就因為國民黨撤退而變得混亂起來。國民黨軍官把一車又一車的細軟、太太和孩子送上船運到台灣。 而呂恒生的工作,就是負責搬運他們的箱子和包袱。

有一天,呂恒生剛把一個軍官太太和他的兩個孩子送到頭等艙。還沒等他離開,船就鳴笛起錨了。站在甲板上的呂恒生,看著船只離岸越來越遠,差點要從船上跳下去。幸虧被一名國民黨軍官抓住了,他說,「想干什麼?你現在跳下去,只有死路一條。跟我去台灣,編進我的部隊,不愁吃喝」。

圖:國民黨敗退台灣

緊接著,呂恒生被帶到了船艙最底端。來到這里才發現,像他這樣被抓來的人有很多。

到了台灣后,呂恒生被編入了部隊。由于他認識字,還會算賬,就被調到后勤處當文書。后來又升任至后勤部主任,一干就是32年,直到1981年退役。隨著職位的升遷,呂恒生的收入和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有人來給他介紹對象,勸呂恒生在台灣成家。

可從上船開始,呂恒生就一直沒有忘記吳秀華。而他最后悔的,便是那個冬天,沒有帶走吳秀華,反而是勸她回家。懷著自責的情緒,呂恒生始終沒有成家,在孤獨中度過了一年又一年,直到退休。

說完了去台灣的經歷,呂恒生又說,「給你看個東西」。只見他從行李當中,拿出了一雙襪子。這是一雙繡著粉紅胡蝶結的白布襪子,大腳拇指的位置還有個洞。吳秀華說,「誰的襪子?怎麼這麼小!」

呂恒生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頭說,「這是你小時候的襪子,穿破了扔在我家的,我把它收了起來。我本來想讓我母親補好后還給你,可我母親說,就算是補好了,你也不會再要的。因為你是大小姐,不用穿補過的襪子」。

隨后,呂恒生又說,「你不知道,這襪子可算是救了我的命了。這麼多年來,每次想你的時候,我都會拿出這雙襪子看一看。沒有這雙襪子,我一個人在台灣早撐不住了。」

圖:民國時期

接過呂恒生手中的襪子,吳秀華仔細看了看。她突然想起來,她的腳從小時候起就很大,每雙襪子穿到最后都會被頂破一個洞,這一雙也不例外。然而,這畢竟是她8歲時穿過的襪子,卻從68歲的呂恒生的懷里掏了出來。一時間,吳秀華有點尷尬,她連忙轉移話題,「你是怎麼找到我這里來的?」

說到這里,呂恒生又打開了話匣子。

1981年,呂恒生從部隊退休后,整個人便閑了下來,也越發的想家。1987年,他托人從美國和日本往老家寄信。一方面,呂恒生是想告訴家人他還活著的消息。另一方面,呂恒生想回來投奔家人。

然而,接連寫了十幾封信,都沒有回信。兩年后,呂恒生碰到了一位探親回來的同鄉,同鄉告訴他說,「我們老家鬧水災,村里人幾乎都走光了,你家也讓水給泡了。」一開始,呂恒生還不相信,特意托人去老家查看情況。果然,和他家沾親帶故的人都不在了,只剩下幾個鄰居。

1988年底,呂恒生的戰友回老家探親,找到了失聯40多年的老伴。回台灣辦理回大陸定居的手續時,老兵請呂恒生幾個人喝酒。喝多了以后,幾名60多歲的老兵,竟然談起了感情上的事。也許是觸景生情,呂恒生說出了和吳秀華的事情。結果,幾名老兵就慫恿呂恒生回大陸來找吳秀華。老兵說,「即使吳秀華已經另嫁他人,可死前見上一面也好。」

老戰友的話,讓呂恒生下定了決心,快速辦理了回上海的手續。后來在老家那里,得知吳秀華人還活著,有兒有女。又找到她在上海的地址,這才找上門來。呂恒生和吳秀華見面后才知道,吳秀華的丈夫已經在十年前去世。

圖:渴望回家的台灣老兵

來之前,呂恒生本來只是抱著見上一面,了卻唯一一個心愿的想法。現如今,當他得知吳秀華丈夫已經去世的消息后,又有了新的想法,能否和吳秀華共度余生?其實,從襪子拿出來的那一刻,吳秀華就知道呂恒生沒有忘記那段感情。

此后幾天,呂恒生經常來找吳秀華,向她訴說自己多年以來,對她的思念。后來,吳秀華也動心了,但是她又擔心兒女們會反對這件事情。沒想到,孩子們得知后,不但沒有反對,甚至還支持。兒子說,「媽,你上半輩子跟著父親吃盡了苦頭。現如今,恒生伯父不遠萬里來投奔你,我們應該給他一個家。」

終于,呂恒生的心愿達成了,可台灣退役老兵回大陸定居的手續很繁瑣。直到1992年5月,呂恒生才辦理好手續。

在台灣40多年,呂恒生一直獨自生活,攢了不少錢。確定在上海定居后,呂恒生立刻在澳門路小區買了一套三居房。他說,「多買一間臥室,等孩子們回來輪流住」。也許是長時間的獨居生活,讓呂恒生特別喜歡熱鬧。每逢周末,孩子們總是爺爺長爺爺短的叫個不停。作為「父親」,他也是盡可能的支持幾個孩子。

1997年,兒子單位不景氣,遭遇下崗。呂恒生得知后,立刻拿出10萬塊錢,給兒子買了一輛出租車。也許是為了彌補當年的不辭而別,但凡有機會,呂恒生就帶著吳秀華出國旅游。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都去過,每到一個地方,就買各種東西送給吳秀華。

1998年6月,呂恒生起床后感覺心臟不舒服。吳秀華說,「你先躺一會兒,我先出去買菜,回來讓兒子開車帶你去醫院」。可等到吳秀華回來時,呂恒生已經去世了。醫生檢查說,呂恒生因為心肌梗塞猝死。

圖:90年代上海

得知此事,吳秀華十分自責地說,「都怪我,他明明說不舒服,我還要出去買菜,應該陪他去醫院。」呂恒生死后的三四天,吳秀華不吃不喝,總感覺是自己害死了呂恒生。由于過度自責,吳秀華患上了輕微的中風,在醫院住了十幾天,才勉強能下床。

后來,兒子問吳秀華,「媽,爸爸的后事什麼時候辦?」這時,呂恒生已經在太平間躺了10多天了。可一說起辦后事,吳秀華就開始難受了。兒子見狀勸吳秀華說,「媽,您別去了,我怕你受不了再出意外,還是我來處理吧」。

呂恒生在大陸沒什麼親人,儀式很簡單,只有同村的老人,以及當年在台灣的同鄉出席了葬禮。后來,吳秀華終于從悲痛當中緩了過來,她說,「我要好好活著,這是恒生盼了幾十年的家,我要替他守好這個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