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為何不尊重劉姥姥、稱她是「母蝗蟲」?

哒哒哒 2022/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果說,黛玉給劉姥姥起外號、叫她「母蝗蟲」,是不尊重她的話,那麼黛玉不尊重的人未免太多了:

北靜王風流瀟灑,連寶玉也仰慕已久,但是黛玉對他的稱呼是「臭男人」;

湘云吃烤鹿肉,自以為是「錦心繡口」,在黛玉嘴里,卻變成了「一群花子」;

在那個「嚴禮教之大防」、未婚少女不能輕談婚姻的時代,她看到寶釵開列的繪畫物質清單上有箱子之類,就說寶釵在寫「嫁妝單子」,而且是對并不知心的惜春說的;

同樣的,她還調侃過寶琴,暗示寶琴進京是為了出嫁,不可能把私人珍藏的外國人詩作留在家里;

最有意思的,對于心愛的寶玉,她也毫不留情,叫他是「銀樣镴槍頭」;

……

如果這些都可以理解為「不尊重」,那黛玉未免也太不尊重人了!再說她「孤高自許,目下無塵」,總不至于連寶玉也看不起、也不尊重吧?

那麼回過頭來,黛玉對劉姥姥的「母蝗蟲」,就一定是不尊重嗎?

當然,你要非說黛玉「尊重」劉姥姥,那也是瞎扯。劉姥姥在賈府游玩兩三天,還進過黛玉的屋子,但是黛玉始終跟她不交一語。客至奉茶,黛玉也沒給劉姥姥一杯清茶嘗嘗——王夫人還主動說「我們不吃茶,姑娘不用倒了」,很盡義務地配合黛玉,使她免于待客請茶的義務。顯然,愚鈍如王夫人,也深知黛玉的清高。如果劉姥姥用過她的茶杯(不一定是她平時用的那一只),她大概也會像妙玉一樣「不要了」的。為免尷尬,王夫人就主動提出「我們」不吃茶,避免了為難。

黛玉肯定是瞧不起、不尊重劉姥姥的。不管是從貴族小姐對貧苦農婦的角度,還是從「陽春白雪」對「下里巴人」的角度,她都有充分的理由瞧不起劉姥姥。你當然可以說劉姥姥是自食其力的光榮勞動者,黛玉是不勞而獲的「蠹蟲」。但是在那個時代背景下,勞動階級并沒有人尊重。我們分析作品,得放到時代背景的范疇里討論,不是嗎?

黛玉瞧不起劉姥姥,但是如果說「母蝗蟲」是不尊重她,那未免太抬舉她了——不是抬舉黛玉,而是抬舉劉姥姥。一個偶然上門打秋風的匆匆過客,值得黛玉在幾天之后,還念念不忘、還特意起外號來「不尊重」她嗎?

這就是見景生情的調侃,是聰敏的黛玉賣弄口才、烘托氣氛、博眾人一笑的神來之筆,與人和人之間的尊重毫無關系。

劉姥姥的身份地位為人,不值得黛玉念念不忘,不值得黛玉特意去鄙視——這才黛玉對她的最大鄙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