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朝吃香的東林黨,為何在清朝牛不起來?因為遊戲規則早就變了

百味品史君 2021/07/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明朝中後期出現了一個相當特殊的群體,他們被統一稱為「東林黨人」。東林黨曾經一度左右了明王朝的政治格局,明朝的「梃擊案」、「紅丸案」以及「移宮案」都與東林黨人有著直接的關係,他們作為龐大的利益集團,加速了明朝的腐敗和滅亡。

東林黨人在明朝後期逐漸掌握了話語權,這個原本是由富商和士紳相互勾結形成的組織,在不斷地演變過程中達到了空前的壯大。從1604年顧憲成修復東林書院開始,到明朝滅亡的時刻為止,東林黨人在明朝都是炙手可熱的存在,這種以「師生」和「同鄉」的身份互相依附的團體,在當時可以說是相當吃香的。

但是在清軍入關之後,就很難看見東林黨人再出來活動,這些自詡為「清流」的黨人在清朝幾乎已經銷聲匿跡,為何東林黨人在清朝就牛不起來了呢?

其實這和明清兩代的遊戲規則有著非常大的關係,清朝的遊戲規則早就不是明朝的那一套了,東林黨人的手段在清朝完全用不上。

首先我們還是簡單地回顧一下東林黨人的發跡史,土木堡事變發生後,明朝內部的權力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以「三柱石」為首的武將集團被徹底打垮,文官集團開始在朝堂上佔據了絕對的優勢,由此形成了一種相當特殊的政治勢力。

明朝的文官集團中,無論是從數量還是質量上來看,南方人都是要強於北方人的,這其實才能夠朱元璋在位的洪武年間就看出端倪。洪武年間轟動天下的「南北榜」事件,已經體現了這種差異。

從古至今,南方科舉的實力都是要強於北方,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由此明朝文官集團內部開始產生了以地域為區分的「黨爭」,比如當時勢力很大的浙党、楚黨、江陵黨等等。東林黨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應運而生的「特殊團體」,不過東林黨人重構了遊戲規則,他們加入了南方富商階層的力量,自此之後,資本與政治勢力相互勾結在一起,產生了巨大的作用。

江南財團將他們的政治籌碼押在了東林黨上,東林黨人也逐漸開始「與國爭利」,尤其是在先後打敗了浙党、楚黨以及閹黨這些黨派之後,東林黨人成為了與皇權抗衡的存在。

江南財團的這種政治投機與當年呂不韋的「奇貨可居」相當相似,不過是演變成了人員眾多派系龐雜的東林黨,並且與皇帝在制衡中獲取利益。

江南財團對東林黨進行了滲透,東林黨人便開始對明朝進行滲透,於是新的遊戲規則就被制定了出來。明朝的秩序一直以來都是相當傳統的「重農抑商」,但是到了明朝後期我們可以看到這種秩序在被慢慢改變,商人逐漸參與到了國家的秩序中來。

正是商人的介入使得明朝的稅收出現了異常,而大明朝的最終滅亡與財政困難有著極大的關係,商人集團將所有的成本和危機都嫁接到了農民和軍人身上,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崇禎帝被明朝人唾駡的原因。

玩資本的江南富商們將自己的腰包塞得鼓鼓的,但是卻逐漸挖空了大明朝的牆腳,崇禎皇帝最終也是敗在了錢上。

我們可以觀察到,當北方已經完全淪陷之後,為什麼偏安於南方的「南明政權」還能堅持20年?這就是因為南方的富商集團在支持這些人玩下去,假設他們不挖崇禎的牆腳的話,那麼明朝可能不會輸得那麼慘。

東林黨人以不斷滲透的方式改變了明朝的遊戲規則,他們成為了明朝中後期,尤其是晚明時期玩得最開的人,但清兵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東北白山黑水生長出來的女真人以及受到壓迫已久的農民可玩不來這種東西,武力在此時成為了唯一的遊戲規則,隨著明朝的最終覆滅,東林黨賴以生存的大樹也轟然倒塌。

清朝建立以後,重新制定了一套新的遊戲規則,這些依靠科舉進身的讀書人根本無法進入權力的高層,只有滿洲八旗身份才是通行於清朝權力巔峰地帶的門票,其他的東西基本上都是做做樣子的,漢人大臣無法得到清朝皇帝的信任,如此一來,清朝的「東林黨人」再也玩不起來了。

更為重要的是,清朝的皇權較之于明朝更為集中,加上清朝是一個新興的王朝,君王此時正在興頭上,與已經日薄西山的明朝中後期的帝王根本不是一回事。

這些讀書人想要再鑽空子,恐怕等待他們的不再是權勢與財富了,而是死亡與砍刀。這些東林黨人如錢謙益之流,在明朝覆滅之後繼續為清朝服務,但最終清朝人連做狗的機會都不給他們。

東林黨人殉國的極少,更多的是希望投靠新主子後再度謀利,可惜的是,他們的如意算盤這次徹底打錯了,因為制定遊戲規則的人,已經不再是朱元璋的子孫們了!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