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佳人,盤點近代名人夫妻老照片,張張經典

庄溪源 2022/06/28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總說,最美的愛情就是 「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人生只若初見」便成了很多人關于愛情的一種最美的印象或者留戀。

一張張經典老照片的背后,是這樣一群名人夫婦, 或政界名流,或商業大鱷,或文壇才子···他們光彩四溢,驚艷歲月。在鏡頭里定格下的溫情瞬間,一起回憶屬于那個時代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

錢鍾書與楊絳

錢鍾書與楊絳1932年的春天是一個愛情萌芽的季節,一對才華橫溢的戀人在此相遇相知,踏上曠世情緣之路,為后世追捧,這對戀人就是家喻戶曉的文壇大師錢鍾書與夫人楊絳。他們的愛情雖然沒有轟轟烈烈,但是很溫馨,細水長流,經得住時間的考驗。他們志趣相投,進退一致,他們是夫妻,也是最好的朋友。

錢鍾書先生曾在書中寫到: 「在見到她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結婚;但是見到她之后,我瞬間對愛情、婚姻充滿了向往;結婚十幾年,我從來沒有后悔過,也沒有想過娶其他的女人,只想守著她過一輩子。」

林徽因與梁思成

林徽因與梁思成林徽因與梁思成皆出身名門,從小受到良好教育,青年時期留學美國。在大洋彼岸,身處異國他鄉,雙方家人都遠在萬里之外,梁思成對林徽因愈發關愛體貼,兩人朝夕相伴,后在渥太華的中國總領事館成婚。

新婚之夜梁思成問林徽因: 「有一句話,我只問這一次,以后都不會再問,為什麼是我?」林徽因答: 「答案很長,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準備好聽我了嗎?」

蔡元培和周峻

蔡元培和周峻1923年7月,蔡元培和周峻在蘇州留園,舉行了一場西方文明式的婚禮。兩人年齡相差22 歲,在當時人眼中他們的結合是不可思議的。婚后周峻陪著蔡元培輾轉漂泊,甘苦與共,夫妻倆相依相伴16載。

在異域他鄉,周峻即將迎來她的50歲壽辰,因積勞成疾走到人生邊緣的蔡元培,仍心心念念地為妻子題詩祝賀,周峻感動得潸然淚下。1940年3月3日早晨,蔡元培起床后走到浴室時,忽然口吐鮮血倒在地上,昏厥過去,兩天后溘然長逝,終年72歲。

蔣經國和蔣方良

蔣經國和蔣方良民國時期,蔣經國的跨國戀在當時無疑是引人注目的。二人在蘇聯相識,當時都是同一個工廠的工人,熟知之后,在一起無話不談,一起出去騎單車,一起到海邊去游泳,從朋友到戀人,很快墜入了愛河。

1937年3月25日,蔣經國攜家帶口,踏上了歸國的征途。

瞿秋白和楊之華

瞿秋白和楊之華瞿秋白和楊之華的愛情是轟轟烈烈的,為世人所津津樂道。初相識的時候,兩人都已結婚,并且瞿秋白是楊之華的老師。

1924年瞿秋白和楊之華在上海結為伉儷。此后十年間,他們為中國革命攜手并肩,砥礪前行,夫妻始終都相濡以沫,休戚與共。并且瞿秋白曾自制印章一枚,上面由夫妻二人名字穿插而成的「秋之白華」,就是他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心心相印的寫意與象征。

胡適與江冬秀

胡適與江冬秀看似不配的婚姻,卻有不尋常的深情!胡適與江冬秀,這對外人眼里極其不般配的夫妻——一個是大才子,風度翩翩,才情過人,一個是目不識丁的鄉下小腳老太太,卻過得還算幸福,互相陪伴至老。

人世間的愛情許分很多種,婚姻也分很多種。在婚姻生活中,胡適離不開江冬秀,江冬秀對他的照顧可謂十分體貼周全,細致入微。胡適與江冬秀,或許屬于,患難中的相伴相守,不離不棄吧。

張學良和于鳳至

張學良和于鳳至于鳳至聰明伶俐,才貌雙全,她孝敬公婆,對待下人也很親和。作為老張家的長媳,她也最受張作霖重視。慢慢地,她在家里的地位提高了,大部分人都很尊重她。與此同時,當初看不上她的丈夫也在不知不覺間,對她生了情意。

但是最終她還是沒能逃離包辦婚姻的命運。張學良有句名言: 「平生無憾事,唯一愛女人」。一句話概述了少帥的風流性情。

溥儀和婉容

1922年,16歲的婉容長得亭亭玉立,面容清秀,琴棋書畫也是樣樣精通,后來被選入宮中成為溥儀的妃子,成了中國最后一位皇后。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生活自然也是沒有幸福可言,在溥儀看來是婉容擠掉了自己心愛的文繡,所以對婉容一直很冷漠。清朝被推翻后溥儀也成了傀儡,被各大勢力利用,婉容也跟在溥儀的身邊如同行尸走肉。

周有光與張允和

周有光與張允和民國時期的才子佳人。1933年,周有光和張允和舉行了婚禮。 「從此以后,將是歡歡樂樂在一起,風風雨雨更要在一起。不管人生道路是崎嶇的還是平坦的,他和她總是在一起,就是人不在一起,心也是在一起。她的一生的命運,緊緊地握在他的手里。」 當79歲的她寫下這段話時,他們是幸福的,也是驕傲的,因為他們此生實現了最初的諾言。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相濡以沫,琴瑟和鳴,沐浴了七十年的風風雨雨。他們的愛情如涓涓細流般流淌至生命時光的深處,任天荒地老,多情人不老。

蕭軍和蕭紅

蕭軍和蕭紅在民國女作家中,蕭紅的情史是最復雜的,但蕭軍的出現直接影響了蕭紅的命運并引發她開始文學創作。當然兩人之間還發生了許多事,導致他們兩人的感情終于畫上了句號,而結束這段八年之戀的蕭紅,身心都受到了重創。他們之間的這段感情,應該是相愛相殺的最好范本吧。

朱自清與陳竹隱

朱自清與陳竹隱朱自清與陳竹隱是相親認識的,二人相差7歲。當時兩個人住的距離比較遠,所以日常只能書信往來。能保存下來的,朱自清寫給陳竹隱的情書有71封,現在讀起來也頗為肉麻:

「親愛的寶妹,我生平沒有嘗到這種滋味,很害怕真會整個兒變成你的俘虜呢!」

1932年,朱自清與陳竹隱在上海杏花村酒樓舉行婚禮,此時也正是他們相識兩周年。結婚后,他們回到北平住在清華園,過著雖然清苦但又幸福溫馨的日子。

孟小冬與杜月笙

孟小冬與杜月笙孟小冬在同梅蘭芳失婚之后,投奔了同門師姐姚玉蘭。1947年,在姚玉蘭的撮合下,孟小冬與杜月笙生活到了一起。

1950年,杜月笙有意舉家移居法國,出行前孟小冬問道:「我跟著去,算丫頭呢還是算女朋友呀?」杜月笙猛然驚悟,自己竟然欠了她一個承諾。于是,他當眾宣布:赴法事暫緩,馬上成婚。遺憾的是,結婚一年后,杜月笙便因病去世了。

冰心與吳文藻

冰心與吳文藻冰心(1900-1999),原名謝婉瑩 。現代著名女作家,兒童文學家,詩人。原籍福建長樂。

吳文藻(1901-1985),江蘇江陰人。中國著名社會學家、人類學家、民族學家。

傾心相遇,安暖相陪。令人稱羨的是她和吳文藻之間的感情,自由戀愛,相濡以沫,風雨同舟,一起走了將近60年,沒有大起大落,有的只是歲月靜好。

巴金和蕭珊

巴金和蕭珊巴金被稱為 「二十世紀中國文學的良心」。人們只知巴金是個文學大師,卻不知道,他還是一個曠世癡情男子。他的一生只夠愛一個人,他摯愛的妻子——蕭珊,28年的婚姻生活,他們始終相愛著彼此。

蕭珊過世后,巴金不愿埋葬她的骨灰,將她的作品、骨灰一起放在自己的床頭,就好像她沒離開過一樣。直到2005年巴金去世,秉其遺愿,將二人骨灰匯合一同灑入東海,這次,蕭珊和巴金,永遠也不會分開了!

傅雷和朱梅馥

傅雷和朱梅馥

「此生的我們,只有死別再無生離 。」傅雷與朱梅馥結婚是小青梅竹馬的戀人,1932年兩人完婚,婚后的傅雷曾感慨: 「 自從我圓滿的婚姻締結以來,因為梅馥那麼溫婉,那麼暖和的空氣,一向把我養在花房里。」

傅雷這一生,有朱梅馥這個妻子何其幸也,朱梅馥也是民國少數不被丈夫拋棄的原配之一,她這個妻子對于丈夫的一切不好,只作默默的隱忍。

魯迅和許廣平

年輕時的郎情妾意,你儂我儂,在魯迅與許廣平這里,變成了學識的切磋。兩個人的一生中有過164封書信來往,魯迅評價說, 「既沒有死呀活呀的熱情,也沒有花呀月呀的佳句。」

他們這短暫的一生,平淡但不平庸,夫妻之間相互扶持,攜手共進。在許廣平的大力協助下,魯迅寫作了大量的文章,為后人留下了豐富的精神財富。

孫中山與宋慶齡

1915年10月25日下午,日本東京,兩位年齡相差27歲的中國男女正在日本人梅屋莊吉家,舉行簡單而又意義深遠的婚禮,新娘端莊高雅,俊美聰慧,臉龐上透出一股靈秀和不凡的氣質。她,就是宋慶齡。

他們相知相從,精誠篤定的偉大愛情,雖然只相聚十年,但他們的佳話永存。

沈從文和張兆和

沈從文和張兆和

「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愛上你!」這是沈從文寫給張兆和的第一封情書。

沈從文一生,對妻子張兆和「愛之如命」。只是當年為了追求她,卻是用心經年,情書不斷,可謂持之以恒,煞費苦心。

郁達夫和王映霞

郁達夫和王映霞

「天下女子數蘇杭,蘇杭女子數映霞」,王映霞是紅顏里的翹楚,有著 「杭州第一美人 」之稱。1926年,郁達夫在上海同學家邂逅王映霞,一見傾心,不能自拔,書寫了一段轟轟烈烈的民國戀愛傳奇。

多年后因王映霞與軍統局長戴笠有染而結束了這段婚姻。

徐悲鴻與夫人廖靜文

徐悲鴻在發妻蔣碧薇眼中,是一個陰郁、斤斤計較的偏執狂。1944年,徐悲鴻在貴陽報紙上刊登了一則通告,宣布自己與多年發妻失婚。

廖靜文, 被評 「為徐悲鴻而生的女人」,可以說她將一生都獻給了徐悲鴻。在她的自傳里,徐悲鴻是一個英俊瀟灑、才識不俗、獻身藝術的天才、心念民間疾苦的仁者、桃李滿天下的偉大教育家,毫無保留地流露出了對徐悲鴻純真的崇拜之情。這樣的描述,恐怕也完美得讓人無法認同。

蔣介石與宋美齡

1927年12月1日,蔣介石與宋美齡在上海舉行婚禮。這段婚姻,因為愛情?還是因為政治?但不管從什麼角度看,宋美齡都是個幸福的女人。蔣介石對他,也是真心相愛,這種愛也是一種保護,讓她一生都保持了自尊與驕傲。

張靈甫和王玉玲

作為一位國軍的名將,張靈甫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典型的西北漢子,濃眉大眼,氣質出眾,非常帥氣。1945年兩人結婚,而在短短兩年后,張靈甫在孟良崮戰役中不幸離世,當時,王玉齡才19歲的花樣年紀,腹中還有未出世的孩子。這對于當時的王玉齡來說,無疑是一個噩耗,但她后面的生活卻沒有另嫁,為了維護丈夫的名譽,選擇了守寡。這一守就是70多年的時間,一個堅韌不拔又有氣節的女子,值得我們的尊敬。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