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奇案:知府買到百斤大西瓜,親臨瓜地考察,揭開一起謀殺大案

百味品史君 2021/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這個案件發生在明朝成化年間,地點是徽州府。話說進士出生的樂中語,經過十年宦海沉浮,如今升任為徽州知府。這個樂大人自從考中進士之後,在官場上混得還比較如意,多次得到升遷。所以呀,他的心情還不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家庭也很和睦,當官十年,他生了三個孩子。這真是官場滿意,家庭順利呀。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在他大兒子滿十歲的時候,患了癆病。為了給孩子治病,他尋訪名醫,卻始終治不好。有一天,孩子突然感覺非常口渴,喝了各種湯汁都感覺沒有味道,他唯獨想吃西瓜。此時正是農曆六月,雖然西瓜面臨下市,但是要找到幾個也不難。

樂家的大公子,深得樂知府疼愛,平時幾乎是要什麼給什麼。如今患上疾病,知府大人急得不得了,幾個西瓜而已,怎麼能不滿足呢?於是,他就派遣公差黃德到處購買。

黃德到市場上轉了一下,知府大人的公子要吃,當然就要買好的。他把市場上的西瓜翻了個遍,有的很小,有的沒熟透。突然他看到一個攤子上的有個西瓜很大,其外表碧青如玉。黃德就上去和攤主議價,西瓜店老闆開口就說要七分銀子。這七分銀子有多貴呢?七分銀子相當於700文。黃德覺得有點貴,就說道:「你這西瓜怎麼這麼貴呀?訛人的吧?!能不能便宜點兒?」

老闆說:「越是稀少的東西就越值錢,老弟,你要是在這徽州府還能找到這樣的西瓜,我這西瓜一分錢不要,還倒送你七分銀子。我這西瓜在徽州府僅此一家,我賣了幾十年西瓜,從來就沒見過這麼大的,你說他能不貴嗎?您到底買不買?不買就別在這討價還價了!」

黃德說:「你知道是誰要買西瓜嗎?這是知府大人讓我來買的。實話實說,這麼貴的西瓜只有大人才買得起,老百姓還不被你給嚇死?你少耍貧嘴,五分銀子賣不賣?賣的話就給我送到府衙,要是惹惱了大人,我們倆吃不了兜著走。」

老闆聽到知府大人要買,只能答應了,最後成交價六分銀子。樂知府突然見到這個大西瓜,他吃了一驚:我到各地當過官,走遍南北,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西瓜。這西瓜竟然有三尺長,像桶那麼粗,這還不得有一百多斤啊?西瓜怎麼能長這麼大呢?難道西瓜種植也有秘訣?如果真有這樣的技術,可以大力推廣啊,徽州人民的生活將得到大大地改善,徽州西瓜從此也天下聞名。想到這些,樂知府就把賣瓜的找來問話。

樂知府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這瓜是你種的嗎?還是從別人那裡收來賣的?」

西瓜老闆說:「回大人,小民周繼生,從小就和父親一起種西瓜,我們賣的西瓜都是自己種的,屬於自產自銷,並非轉售。」

樂知府又問:「你種的西瓜是一直都這麼大嗎?還是偶然出現這大瓜?把西瓜種到這麼大,是怎麼種的呢?如果你把方法說出來,本官重重有賞。還讓你當西瓜代言人,向本地民眾推廣。如果我們這個地區都種出這樣的西瓜,本官一定向朝廷上表,為你請功。」

周繼生道:「大人過獎,其實小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今天的這個西瓜,在今年確實可以算最大的。在徽州這個地區,每年都會選一個狀元西瓜,送到寺廟供奉。誰也不知道狀元瓜會在哪家出現。今年小民的西瓜長相很好,您今天買的並不是最大的,在我們地裡還有比這個更大的,準備競爭狀元瓜呢!」

聽了周繼生的話,樂知府說:「好,非常好,你能否帶本官到瓜地看一下呢?」

周繼生回答道:「大人想看隨時都可以,小民怎敢不依?但是現在瓜尚未賣完,今天如果不賣掉的話,可能明天就壞了。」

周繼生大喊冤枉,他解釋說:「大人,小民祖祖輩輩都是種西瓜的,這附近的村民都認識咱們,誰不知道我們都是老實人,哪裡敢殺人哪?小民不認識死者,不知道是誰把他殺害了,埋在我們家瓜地。請青天大老爺明察秋毫。」

樂知府大怒:「大膽刁民,鐵證如山,還敢狡辯。不打你天理何在?」於是,他下令讓衙役打。只聽得「劈裡啪啦」一陣板子響,這個周繼生還在不停地喊冤,他是寧死不招啊。他不肯招,也不可能一直打,對不對?現在也沒什麼線索,也沒有證據證明周繼生殺人,自然也就無法定案。

略加思索,他突然心生一計,對堂上眾人說:「這傢夥不肯招,咱們也不能一直打下去。本官是陽間的官兒,陰間的官兒是城隍。這城隍可是能看清人的善惡,包括死者也難逃其法眼。這死者是誰?城隍一定知道。是誰下的毒手,城隍也應該知道。聽我命令,明日準備好刑具,隨本官到城隍廟緝拿城隍歸案。若是他不招,你們就給我用刑,一定就能水落石出。」

知府大人要捉拿城隍?這是多大的新鮮事啊!聽得一干人等目瞪口呆。唯獨周繼生在慶倖,多虧了城隍爺爺替小民抵擋了一波傷害,救小民於水火之中。他哪裡知道,樂知府心中有其他想法呢?

那這個樂知府是怎麼想的呢?他想啊,周繼生不肯招供,或許他真的沒有殺人,如果他真的殺人的話,怎麼會帶本官去瓜地呢?就算埋在他們家地裡,為什麼不埋深一點呢?想到這些他把最親信的手下叫來,悄悄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這個親信得到命令,然後轉身就走了。樂知府又讓手下大發廣告標語,全城宣佈他要審理城隍一事。

這事兒可是奇得不能再奇。所以呀,一夜之間,就傳遍了整個徽州府。城隍廟本來是大家祭拜的地方,這裡來來往往的人非常多。現如今知府要審理城隍,城裡突然就沒人了,他們像洪水一樣湧向城隍廟。於是乎,城隍廟前人山人海,黑壓壓的一片,人群走動時,就像大海的波浪一樣,不停地蕩漾起來。

到了巳時,大約現在的9:00~11:00。人們聽到九聲鑼響,都知道今天的主角知府大人到場了。那時候有個規定,知縣出行敲鑼七聲,知府出行敲鑼九聲,督撫出行敲鑼十一聲,要是皇帝出行就得敲十五聲。

主角到場,閒雜人等還不讓開嗎?樂知府的轎子來了,衙門的人便開始驅趕人們,讓他們往兩邊閃開,讓出一條路來。樂知府從轎上走下來,兩個親信護衛在前方開路,然後進入了城隍廟。

樂知府在城隍的雕像面前,先上了幾炷香,然後插進香爐,嘴裡不停念叨。他從籤筒裡抽了一支簽,隨即叫手下把周繼生帶過來,指著簽告訴他:「剛剛本官替你抽了一簽,大凶之兆。但是你還有希望,如果現在招供,還能補救。」

周繼生道:「大人,我不懂卦象,也根本不知道誰是兇手,一定是有人陷害我,請大人為小民做主啊。」

樂知府說:「你覺得有人陷害你,那你的仇人是誰?」

周繼生回答:「小民一向待人真誠,與人和睦,沒有仇家呀。」

樂知府說:「既然你沒有仇人,怎麼能說別人陷害你呢?是不是你謀財害命?如果再不從實招來,就讓你給死者償命。」

周繼生說:「有一次我跟人家發生過口角,這算不算?我們家的瓜長得非常好,有一次鄰居楊八到我這裡來偷瓜,被我抓住了,打了他一頓。這算不算有仇呢?」

樂知府說:「誰是楊八?你把他找出來。」

周繼生往人群裡看去,楊八正在一個角落裡觀看,便用手往楊八的方向一指。樂知府就命令手下把那個人帶過來,這人正是楊八。樂知府說道:「大膽楊八,為何殺人栽贓,趕緊從實招來,免受皮肉之苦。」

楊八說:「大人,你可不能冤枉良民哪!周繼生誣陷我,你可不能聽他的呀。你們說我殺人有什麼證據?」

樂知府說:「剛剛城隍已經告訴我了,說是你楊八謀財害命,殺害了一個商人,然後將屍體埋在周繼生的瓜地裡。城隍掌管陰間事務,不容你抵賴。」

楊八心裡一驚,但是很快就平靜下來,他說:「大家都知道城隍靈驗,但這是殺人案,要講證據的,城隍的證據在哪裡?」

樂知府說道:「小夥子口才不錯,難道城隍會冤枉你嗎?本官和城隍都不會冤枉你。來人,把證據拿出來。」

樂知府之前安排的那幾個親信已經回來了,他們將一個皮箱抬上來。原來啊,這個樂知府安排親信就是去查贓物的。箱子打開了,裡面裝著一把刀和十兩銀子,還有一串瑪瑙做的佛珠。楊八看到箱子,再也無法鎮靜,樂知府還沒開口,他就說:「大人饒命,小的願意招供。」然後,楊八就把作案經過詳細招了出來。

原來呀,在去年中秋節的時候,有一個從湖廣來的販棗商人叫張伸興,他到過楊八家裡。為什麼他會去楊八家裡呢?他因為急著趕路,錯過了小鎮,所以才到楊八家裡借宿,還承諾給楊八住宿費。楊八看到這個人願意給錢,就同意了。晚上吃飯的時候,還拿出了三年老酒招待這名客人。

楊八悄悄提了一下張客商的皮箱,感覺很重,他知道裡面肯定有銀子。於是,他不停地勸張客商喝酒。這名商人喝醉以後,楊八拿刀往他頭上砍去,然後又往他的心窩刺了一刀。這名商人一聲都喊不出,就被楊八給殺了。

楊八殺掉張客商以後,就把屍體埋在了周繼生的瓜地。由於處理的十分匆忙,所以埋得很淺。他以為。這一切能掩人耳目。回到家以後,他打開箱子,裡面有三百多兩銀子和一串瑪瑙佛珠,還有幾件衣服。由於害怕暴露,他也不敢露財,就找了個地方把三百兩銀子埋起來。直到過了半年以後,才敢把銀子拿出來使用。他哪知道這些贓物,怎麼會出現在城隍廟?

那麼,樂知府真的得到了城隍的啟示嗎?這些贓物又是怎麼來的呢?

事情是這樣的,樂知府在用刑時,見周繼生抵死不招。他就猜到,周繼生可能真的不是兇手。如果公開調查,很可能會打草驚蛇。所以他就想到用審理城隍的辦法,轉移人們的注意力。然後他派出親信,到周繼生住處周圍去暗訪。從鄰居的口中知道,楊八的瓜地收成並不理想,但是他卻有錢買地,好像發了財一樣。

親信們將這個結果告訴了樂知府,樂知府便讓他們搜查楊八的贓物,搜到了就直接抬到城隍廟。所以,關鍵時刻樂知府才能拿出證據。一個人發了橫財,總不可能一直不用。楊八正是用這些錢買地的時候,才暴露了他的殺人行為。為了三百兩銀子,就可以殺掉一個人,確實讓人感慨萬千。三百兩銀子有多少?大致相當於今天的15,0000元人民幣。

按照大明法律,樂知府判楊八斬立決!報上級批准之後,押到刑場開刀問斬。因為這名商人不知道家住何地,所以這三百兩銀子,一半給周繼生算是補償,一半沒入官府。

這個案子呢,就是樂知府想為民辦事,把這種先進的種瓜技術予以推廣。結果他發現有一小團西瓜長得跟其他地方不一樣,他覺得可能是土地有問題,所以便讓人往下挖,結果挖出一具屍體。

事情是這樣的,樂知府在用刑時,見周繼生抵死不招。他就猜到,周繼生可能真的不是兇手。如果公開調查,很可能會打草驚蛇。所以他就想到用審理城隍的辦法,轉移人們的注意力。然後他派出親信,到周繼生住處周圍去暗訪。從鄰居的口中知道,楊八的瓜地收成並不理想,但是他卻有錢買地,好像發了財一樣。

親信們將這個結果告訴了樂知府,樂知府便讓他們搜查楊八的贓物,搜到了就直接抬到城隍廟。所以,關鍵時刻樂知府才能拿出證據。一個人發了橫財,總不可能一直不用。楊八正是用這些錢買地的時候,才暴露了他的殺人行為。為了三百兩銀子,就可以殺掉一個人,確實讓人感慨萬千。三百兩銀子有多少?大致相當於今天的15,0000元人民幣。

按照大明法律,樂知府判楊八斬立決!報上級批准之後,押到刑場開刀問斬。因為這名商人不知道家住何地,所以這三百兩銀子,一半給周繼生算是補償,一半沒入官府。

這個案子呢,就是樂知府想為民辦事,把這種先進的種瓜技術予以推廣。結果他發現有一小團西瓜長得跟其他地方不一樣,他覺得可能是土地有問題,所以便讓人往下挖,結果挖出一具屍體。

民間有個傳說,說這個樂知府查明此案之後,他兒子的癆病也好了。這個當然就是虛構的了吧。人們想表達的意思就是,好人有好報。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