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很容易被忽略和誤讀的細節,弄懂它們,才能真正讀懂紅樓

哒哒哒 2022/07/14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咱們來分析一下紅樓夢里的一些容易被忽略和誤讀的細節,這些細節我們都曾讀到過,但如果不反復閱讀,細細深究,往往又很容易理解錯,甚至被誤導,不信一起來看看。

比如,第一代寧國公賈演一共生了幾個兒子?

不翻書的情況下,相信不少人會回答一個或兩個,因為記憶中,寧國府人丁不旺,像賈敬、賈珍、賈蓉等,是三代單傳。

而實際上呢,按照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所交代的信息,原文明確提到,「寧公居長,生了四個兒子。」

也就是說,第一代寧國公生有四子,「寧公死后,賈代化襲了官。」由此可知,賈代化只是賈演四個兒子中的一個,而且應該是長子,另外還有三個兒子。

這三個兒子都是誰,原文沒交代,但在寧公生有四子后,脂硯齋有一句批語,值得注意,「賈薔、賈菌之祖,不言可知矣。」

這就很清楚了,我們看到的寧國府,是賈代化—賈敬—賈珍—賈蓉這一支賈府子孫,而賈薔、賈菌則是寧公另外三子的后代。

原文對于賈薔也有明確的交代,說他「系寧府中之正派玄孫」,什麼是玄孫?就是孫子的孫子,也就是賈府的第五代,按照稱呼應該是:自己—兒子—孫子—曾孫—玄孫。

按照賈府的輩分來排,從第一代賈演的水字旁,到第二代賈代化的人字旁,到第三代的文字旁,到第四代的玉字旁,到第五代的草字頭,正好五代人。

關于賈菌,則有一些爭議,他第一次出場,是在第九回頑童鬧學堂時,原文說「這賈菌又系榮府近派的重孫」,這似乎與脂硯齋批語將其歸為寧府后人有出入。

但根據后文情節可知,這賈菌似乎確實是榮府后人,他不僅在賈府學堂讀書,與榮府第五代賈蘭也最為要好,且榮國府元宵夜宴時,賈菌與其寡母婁氏都曾露面。

所以,賈菌不是脂硯齋所說的寧公之后,而應該是榮公之后。關于榮公有幾個兒子,原文有這樣一句話,「自榮公死后,長子賈代化襲了官……」可知,榮公也不止一個兒子。

按照過去的嫡長子繼承制,寧國府和榮國府自然都是寧榮二公長子之后,他們可以襲官,繼承家業,而其他的兒子及其后人,要麼自己出息,要麼就慢慢沒落下去了。

像秦可卿去世、寧府祭宗祠、賈敬死亡這樣涉及到整個家族的大事,我們往往能看到許多陌生的名字,他們也都按照人字旁、文字旁、玉字旁、草字頭的輩分取名,應該就是寧榮二公其他子孫的后人,像賈菖、賈菱、賈蕓、賈芹等人。

按照生活習俗來說,一個家族在五代之內,屬于未出五服,都還是親的,家族有什麼大事,尤其婚喪嫁娶,每家都要有人甚至要全家參與進來的。從紅樓夢里的信息來看,賈府大約也遵循這種風俗。

再比如,元春端午賜禮對于寶黛釵的分別,黛玉與三春到底比寶玉寶釵少了什麼?

提到這個,估計不少人都會十分有把握地回答說,當然是紅麝串了,因為我們明明看到回目里寫「薛寶釵羞籠紅麝串」,如果黛玉也有,她為什麼不戴呢?

我們不妨看看原文怎麼說的,當襲人告訴寶玉貴妃的端午節禮賞下來了,并命小丫頭取出來給寶玉看,「只見上等宮扇兩柄,紅麝香珠二串,鳳尾羅二端,芙蓉簟一領。」

寶玉看完喜不自勝,于是就問是不是人人都是這些,于是襲人就說了這麼幾句話:「你的同寶姑娘的一樣。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單有扇子同數珠兒,別人都沒了。」

很多人讀到這段情節,并沒有深思黛玉與寶釵端午賜禮的具體差別,而等到寶釵戴紅麝串時,就想當然地認為,寶釵的這個紅麝串是黛玉沒有的,其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襲人說的很清楚,黛玉和三春一樣,「只單有扇子同數珠兒。」扇子當然是上等宮扇,那麼數珠兒呢?當然是紅麝香珠,總不能是鳳尾羅和芙蓉簟吧?

就因為前面曹公說的是「紅麝香珠」的物品全稱,而后面襲人說的是口語化的「數珠兒」,加上后文寶釵戴紅麝串,所以可能給很多讀者造成了一種誤導,認為這是寶釵獨有的,而黛玉沒有。

其實,黛玉和三春比寶玉寶釵少的,只有鳳尾羅和芙蓉簟這兩樣床上用品,因此,元春這一次的賜禮其實是有深意的,她這大有為寶玉指婚之意。

反過來思考,以寶釵的為人,如果那紅麝串是她和寶玉獨有的,她怎麼可能帶著這珠子招搖過市呢?藏還來不及呢。正因大家都有,寶釵又最會做人,覺得是貴妃賜的,自然要戴一戴。

元春只見過釵黛一次,而且還是前不久的元宵節,為什麼到端午節,前后不過三四個月的時間,立馬就在釵黛二人中選出了中意的弟媳人選呢?這里面有幾個隱藏信息不得不說。

首先,元春明確傳遞這種指婚信息,一定是在寶釵落選之后,因此我們也可以看到,也是在賈母打醮時,寶玉因說了寶釵體豐怯熱像楊妃,結果惹得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寶釵勃然大怒。為什麼?因為寶玉說中了寶釵的心事,她剛落選!

其次,元春省親之前,提到了一件事,通過璉鳳夫婦閑聊帶出,說「如今當今體貼萬人之心……每月逢二六日期,準其椒房眷屬入宮請候看視。」什麼意思呢?也就是說,王夫人以后每月都有機會進宮見女兒元春。而王夫人在釵黛之間的選擇,不言而喻。

說到這里,整件事就理清楚了,先是王夫人可以常入宮見元春,她一定會說寶玉已滿十三周歲可以定親一事,并就合適人選進行了比對和最終確認,而此時恰好寶釵入宮待選一事有了結果,未被選中,元春便第一時間借端午賜禮之機,初露指婚之意。

其實我們再往后看,這件事還沒完,賈母打醮全家出動,唯獨王夫人沒去,說是「一則身上不好,二則預備著元春有人出來。」稱病不出是古往今來很多人推脫不去的理由,王夫人不去清虛觀的真正原因怕是第二個。

她在家等著元春那邊的消息,至于是什麼消息,我們都不知道,但一定很關鍵。而賈母在清虛觀,當著薛姨媽母女的面,就寶玉婚事也明確表了態,說他命里不該早娶,等大一大再定。

賈母說這話,顯然是從元春賜禮的分別中明白了孫女之意,她雖然是祖母,可如今孫女是貴妃,自然不好明著反對和駁回,于是借著張道士提親一事,委婉地向薛姨媽傳遞了此意。薛姨媽回去后自然會將此事對姐姐一字不漏復述,那王夫人當然又要再費思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