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林黛玉是抑郁癥患者?她從來都不是

哒哒哒 2022/07/12 檢舉 我要評論

抑郁癥在現當代已經不是一個陌生的病癥了,患有抑郁癥的人通常有心情低落,思維遲緩,容易落淚,易怒等特點。很多人都說黛玉的癥狀與抑郁癥很相似,盡管黛玉多夢,難以入眠,早醒,食欲不振,容易落淚,情緒敏感等等一些特點都看似很像抑郁癥,但其實并不是。

首先,患有抑郁最不受控制的便是眼淚。抑郁癥患者常常悲觀而不自知,通常不由分說便落淚,情緒零碎,寂寞瘋長。很多時候患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落淚,因此,抑郁癥患者的愛哭行為其實并不完全由主觀操控。

但是黛玉不同,我們讀黛玉的《葬花吟》和《秋窗風雨夕》就能窺知一二:即黛玉完全知道自己為何而哭,她深知自己如何被那些情思纏繞,但又是這樣甘愿將心事熬成一個深秋,將那些期待又化作甘美的絕望。她知道自己是來還淚的,她愿意流下這一公升的淚,來表白,來對抗,來做自己。

其次,抑郁患者在面對事情的時候大多只想逃避。舉個例子,在周瑞家的送宮花那回,如果是抑郁患者的話,也許并不會當面譏諷:「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會給我。」抑郁患者的情緒崩潰往往就在一瞬間,他們會無限夸大事情的破碎度,認為一切難以處理,自己又是如此渺小無力,拒絕做任何的補救行為,然后躲在黑暗里哭泣。

但是黛玉在這一回的表現卻十分「硬氣」:面對下人的怠慢行為,她并沒有以敏感的消極面來處理自己的情緒,她深知這些下人平日里連自家主子都要怠慢三分,更別提她這樣的客居之人。

倘若她并不做表態,周瑞家的難免會覺得這個新主子不諳世事,不知禮數,如迎春一樣懦弱怕事,下人們一傳十,十傳百,難免日后輕薄了黛玉。由此可見,黛玉在面對他人的不平等對待時,尚有保衛自己尊嚴的意識,并不如抑郁患者一樣不愿意采取任何行動。

與此同時,抑郁患者排斥跟人交流。但黛玉與寶釵在四十五回互訴心事,黛玉很信任寶釵,并且愿意被她陪伴,被她關懷。她不顧忌地將真誠交予他人,將保護自己的防線緩緩卸下。而這對抑郁患者來說是十分困難的。

他們常常不敢這樣做,怕一個不小心又是深淵。他們渴望救贖,又深知并沒有所謂救贖,于是便不再愿意打開心扉,他們與世界好像隔了一層膜:世界聽不見他們,他們不愿意聽世界。

作為判斷是否患有抑郁最主要的一點是抑郁患者對明天沒有任何的期待,也完全不能夠發現生活中的快樂。但黛玉并非如此。她聽雨觀荷,彈琴潑墨,教香菱學詩,與眾姐妹起詩社,甚至給劉姥姥起了外號。我們不難看出雖然被寂寞纏繞,黛玉還是盡力在活著,也并不輕生。

其實黛玉的個性特征在9型人格中屬于第四型:藝術家。而這類個性的人們普遍更具有憂郁特性,當他們感到獨特認同時,通常有很強的創造力,嚴肅中帶幽默。他們一般內向,情緒化,喜歡將自己向往的事情理想化。

而當這類特性的人處于逆境中,一般會自我封閉,自我破壞,沉淪于扮演受害者。而黛玉是四型人格的順境人格,抑郁癥患者更偏向四型人格中的逆境人格,自我殘害,丟失認同感。

黛玉所追求天盡頭的香丘是一個理想化的世界,而抑郁患者會將自己的世界撕碎。他們渴望邁向死亡,或熱烈的噴涌而出的鮮血,或喑啞的漲落不停的暗涌,或苦澀的難以下咽的安眠藥。死亡是逃避的唯一歸途,夜晚是做夢的白天,光明是做夢的黑暗。寥寥一生,靈魂抽離拉扯,焦慮無時不在。

如果不能夠按自己的意愿活著,倒還不如預演一場生命的謝幕嗎?不是這樣的,我們就算沒有寶釵的隨分從時,沒有湘云的豁然樂觀,沒有黛玉的清高孤傲,我們仍然是自己。

即使生活并不會按照你預想的軌道前進,即使你寫了一些不知所謂的東西,發表一些沒人在意的想法,我們仍然要面對生活的千山萬水,翻過去,翻不過去,沿路都是獨屬于我們的風景。

我們或許丟棄過我們自己,但沒關系,再次拼湊,就算行將腐朽,我們仍然會再次面對生命的起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