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鴛鴦斷髮明志,賈母為什麼怪罪王夫人?是借題發揮嗎?

哒哒哒 2022/07/26 檢舉 我要評論

嘿,上自習時你們班紀律很亂,校長走進來批評,他是直接批評一個班呢,還是仔細甄別:「你說話了,該罵!他沒有說話,不用罵!」?

在賈母這里,邢夫人和王夫人,是可以看作一個集體的。

說到這里,你一定會反對了:王夫人跟賈母那麼親近,邢夫人卻那樣疏遠,怎麼邢王夫人反而是一個集體呢?

人和人之間的關系很復雜,不是一言以蔽之,也不是一塵不變的。討鴛鴦事件,在鴛鴦看來,是賈赦邢夫人的恃強凌弱、以大欺小,在平兒襲人看來,是賈赦為老不尊、好色無厭,但是賈母一眼就看穿了事情的本質:

天地良心,從《紅樓夢》中的描寫來看,邢夫人也好,王夫人也好,還真沒有隨便向賈母要東西的時候。后文實在找不到人參了,「王夫人沒法,只得親身過來請問賈母」,何等鄭重?這是一天到晚要東西的態度嗎?

常常向賈母要東西的,其實是寶玉:「正和賈母盤算要這個,弄那個」、「我已經在老太太跟前略露了個風聲,只怕老太太和鳳姐姐說了」,是受溺愛的小孩子的常態。

這樣看來,賈母的訓斥,是把寶玉也訓在里面的——真是這樣嗎?

真是這樣的。

賈母在說這個話的時候,是氣急攻心,有一種「大勢已去」的悲涼之感:放眼望去,都是自己的晚輩,都是比自己年輕的人,沒有一個跟自己處境相似、「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伙伴。

就像校長進入紀律混亂的班級一樣,他無暇分辨哪一個學生在搗亂、哪一個學生很安靜,他眼里只有自己、學生兩個方面,而兩者是對立的。

在賈母眼里,邢王夫人都是晚輩,都是潛在的權力競爭者,都是在「算計」自己的「敵人」。而事實上,王夫人雖然在這一件事上,并不是邢夫人的同謀,但她的確有與賈母意見分歧、權力爭奪的情況——后文的「逐晴」事件,不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嗎?

兩代人之間,總是有矛盾與對立的。賈母對王夫人的敵意,并非空穴來風。

不過,因為一件事,就把所以潛在競爭者都歸為「敵人」陣營,這是相當不明智的,只會孤立自己。所以探春一提醒「大伯子」、「小嬸子」的區別,賈母就承認錯誤、聞過則喜,甚至鄭重其事地當面道歉,就是把王夫人與邢夫人區別對待,不讓她們結為同黨。

如果她們結黨,那老太太就孤立了。而賈母這一道歉,鴛鴦的事就成了賈母與賈赦邢夫人的個別矛盾,而不是兩代人、甚至三代人之間的普遍矛盾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