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出現一遼國公主墓,合葬者是她的舅舅,墓中出土大量文物,金光燦燦,裝盡遼代繁華

百味品史君 2021/07/30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百味品史君,在這裏我將每天與大家分享歷史趣聞,與大家一起徜徉在歷史的世界裏,希望大家能夠關註我@巧奪天工

在法國著名作家雨果的小說《巴黎聖母院》的結尾,最終命運淒苦的男女主人公相擁合葬在了一起,就這樣淒慘卻浪漫地結束一生。在中國古代這樣的場景卻並不多見。中國古代的墳墓有單葬和合葬兩種,單葬比較常見,合葬卻少之又少。除非女主人有擁有崇高的社會地位。

1986年內蒙古曾發現一座合葬墓,夫妻兩人相偎在一起,可謂是一段穿越時空的愛戀。事實上,通過墓誌銘也證明瞭這位女主人身份地位的崇高。發現這座合葬墓的時候,專家頓時激動的說:找了1000多年了,可算把你找到了。那麼這是怎麼一回事兒呢?

這座墳墓是遼代陳國公主與駙馬的合葬墓,坐落在內蒙古通遼市的一個山坡上,墓葬發現後,考古學家為了配合當地水庫的修建,便對墳墓進行了及時的清理。結果正因為這一次清理,讓所有專家無不驚歎不已。

專家為什麼會發出如此感歎呢?其實是因為遼代雖然在歷史上比較輝煌,但是由於其遊牧民族的特性,導致規格高、規模大的墳墓很少被發掘。即便是偶有發掘,也都已經早被盜墓賊洗劫一空了。遼代人並不像中原人一樣擅長建築,他們的墳墓在防盜設施上也欠考慮,不但容易被找到,而且很容易被開掘。

再加上金國滅遼時,遼國的文化被金國徹底摧毀,因此史書上關於遼代歷史的記載並不詳盡。因此一座完整的遼代大型陵墓,對研究遼代歷史的價值可見一斑,而這座沒有被盜墓賊光顧過的陵墓,就讓專家們如獲至寶一般。

專家打開墳墓的一瞬間,就發現這座合葬墓果然與其他合葬墓不同。墓中夫妻相互依偎,看起來極為纏綿。並且兩位墓主人全身穿著銀絲製成的衣服,頭上戴著金冠,面部被精緻面具包裹,墓內壁畫也顯示了遼代傳統的繪畫風格。整座墓室中金銀器、珍珠、瑪瑙等數不勝數。

因為遼代墳墓幾乎被破壞殆盡,因此這座墳墓對研究遼代的歷史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這座墳墓是迄今為止發現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出土文物最多的遼代墳墓,對研究遼代的歷史提供了寶貴的資料。下面,讓我們來看一下墓主人究竟是誰以及墓中究竟出土了哪些文物?

公主嫁到

墓誌記載: 「公主為秦晉國王皇太弟正妃蕭氏之女」。

我們拆分一下這句話。

通過這句話可知,陳國公主的爸爸是秦晉國王皇太弟。這人是誰?

秦晉國王皇太弟叫做耶律隆慶, 是遼景宗(遼代第五位皇帝)和大名鼎鼎的蕭太后(蕭綽)的第二個兒子, 遼聖宗耶律隆緒(遼代第六位皇帝,對應到北宋是宋真宗、宋仁宗時期)的親弟弟。

陳國公主墓墓誌拓片

由此可知, 陳國公主出身相當不錯,但畢竟她不是皇上的女兒,怎麼能叫公主呢?

「 遼制, 皇子嫡生者, 其女與帝女同「。

就是說,只要是 皇后嫡出的皇子,哪怕不作皇上,他的女兒和皇上的一樣,也可以稱作公主。

(陳國公主墓出土玉硯臺)

陳國公主的媽媽是耶律隆慶的正妃蕭氏。這個正妃蕭氏也是大有來頭。

蕭氏的媽媽,也就是陳國公主的姥姥,是遼景宗皇帝(耶律賢)的長女,被封為秦晉國大長公主,小字觀音。我們就暫且稱她為耶律觀音吧。她成年後下嫁北府(遼代實行南北面官制度,南府管理漢人事物,北府管理契丹各項事物,北府為上)宰相蕭思溫(蕭太后蕭綽的父親)的繼子蕭繼遠。

《秦晉國大長公主墓誌銘》記載:「生女二人, 長適,秦晉國王追溢孝貞皇太弟隆慶, 冊為秦國妃; 次適故齊國王隆裕( 《遼史·皇子表》作隆枯), 冊為齊國妃」。

由此可知,耶律觀音和蕭繼遠生了兩個女兒, 分別嫁給自己的兩個親弟弟。其中一個就是陳國公主的母親蕭氏。

除了女兒,耶律觀音和蕭繼遠還有兒子,其中一個就是蕭紹矩,也就是陳國公主的丈夫。所以就是舅舅娶了自己的外甥女。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契丹這種近親結婚的風俗,但這確實是貫穿整個遼代的事實。整個遼代,耶律氏與蕭氏世代通婚,基本都是耶律氏娶蕭氏,蕭氏娶耶律氏。

駙馬其人

駙馬蕭紹矩,在遼史當中記載很少,僅能通過《陳國公主墓誌銘》去還原一下他的生平。

《陳國公主墓誌銘》:「官拜泰甯軍節度使, 檢校太師, 駙馬都尉」。

蕭紹矩的泰甯軍節度使, 是有其官而無其職的虛位; 駙馬都尉, 也是遼代的是一種散官,很多遼代駙馬都是都尉,沒有實權。由此可見,蕭紹矩出身顯赫,但能力一般。

根據歷史記載及體質人類學檢測,駙馬先公主去世,駙馬去世的時候差不多35歲,公主去世的時候差不多十八歲。

穿金戴銀

兩人死後合葬在一起,沒有棺槨,兩人的屍體陳放在後室的棺床上。

雖然這個墓葬被水浸泡過,但公主和駙馬穿金戴銀,陪葬眾多,處處體現了契丹貴族的氣派。

契丹作為遊牧民族,很喜歡金銀之物,還有不少器物的使用極具契丹特色。這點在陳國公主墓也有明顯體現。我們選幾件墓主人身上的文物看看。

步搖頭冠

公主和駙馬各有一頂鎏金銀冠。頭冠有固發和裝飾的作用。公主的這件頭冠是卷雲金冠,它是由16片形狀如雲朵的鏤空金屬片連綴拼合而成, 除此之外,上面還有22枚鎏金圓片形,上面有蓮花、菊花等花卉紋飾;還有鸚鵡、雁等飛鳥圖案;還有像摩尼寶珠的火焰紋圖案。而且在冠的左右還有一隻鳳凰裝飾。

駙馬的那件比公主的簡單,是一件高翅鎏金銀冠,,上面有一個道教造像的鏤空裝飾,兩側有兩個立翅向上豎起。

中國古代歷朝都很重視頭部裝飾,既好看也可以代表身份。 但這冠也有不同,陳國公主墓中出土的冠飾延續了北方遊牧民族尚金的習慣,也體現了契丹本民族的特色。

一般的人,對歷史同時期的宋比較熟悉,但對契丹知之甚少。

簡單的說,契丹是東胡東部鮮卑宇文氏的一支。

東胡是漢初和匈奴並立的北方遊牧民族,匈奴在西,東胡在東,冒頓單於打敗東胡,東胡被迫向東遷徙,逐漸分支,其中比較大的就是烏桓和鮮卑,鮮卑之後又分為拓跋鮮卑和東部鮮卑,東部鮮卑裡面又分為宇文部、段部和慕容部。

鮮卑的最有特色的頭飾就是各種步搖冠,簡單的說是由步搖發展而來的頭冠。

考古學家在發掘魏晉南北朝北燕馮素弗夫婦墓葬的時候就發現了一頂步搖冠,雖然比陳國公主這個簡單不少,但其製作核心都是十字形交叉到頭頂,形成一個圓球。這點在吐爾基山遼墓也有所體現。

(北燕馮素弗墓中出土的步搖冠)

黃金面具

體現契丹民族特色以及遊牧文化特點的還有公主和駙馬的黃金面具。墓葬打開的時候,就覆在二人面部。左邊前額比較寬,比較圓潤的是駙馬的面具,右邊臉型比較狹長的是陳國公主的面具。

(陳國公主及駙馬黃金面具)

古代,覆面這種習俗在各個地方都存在,中原地區這種習俗最盛的時候是西漢,著名的中山靖王劉勝的金縷玉衣等都是那個時候。 總體來說,中原地區喜歡用玉,遊牧等少數部落喜歡用黃金。

位於西藏阿裡地區的另一個「中國十大考古發現」,故如甲墓和曲踏墓地中就出土了一件西元3世紀左右象雄王國的黃金覆面。

(西藏阿裡出土象雄時期黃金面具)

契丹貴族墓都有黃金覆面的習俗,但從事考古的人都知道,遼墓十室九空,所以能保存下來的極為罕見,陳國公主墓的這兩件黃金覆面就是契丹黃金覆面習俗的實物證據。

既然是穿金戴銀,那就不僅得頭上戴,還得穿在身上 ,契丹葬俗中最有特點的就是屍體腳上穿的金花銀靴。

金花銀是一種唐代興盛起來的金銀器加工工藝。簡單的是說就是只在器物紋飾部分進行鎏金的工藝。

遼在很多方面都繼承了唐代,金花銀工藝的廣泛運用就是很大的體現。

廣泛到什麼程度?契丹貴族的墓葬的陪葬品中,沒有不使用金花銀的。陳國公主墓中除了金花銀的靴子,還有很多的生活用器,也都是金花銀的工藝。同是貴族墓的吐爾基山遼墓、耶律羽之墓也有很漂亮的金花銀器物。

(吐爾基山遼墓金花銀盒)

金花銀的工藝雖然傳承自唐代,但這種靴子的形制卻具有契丹特色。

沈從文先生在《中國服飾史》點評《便橋會盟圖》的時候說到:契丹將士圓領窄袖袍、長靿靴。

(《便橋會盟圖》局部)

圖中靴子的形制和陳國公主墓二人穿的是一樣的,而且幾乎所有遼代貴族墓都會穿這種形制的金花銀靴。

除了這種大件兒的金銀器,契丹貴族死後還會金鐲子、金戒指之類的,按理來說,戴點首飾有什麼稀奇的,奇就奇在契丹貴族的屍體上一般會戴很多枚,陳國公主這個墓葬,倆人加起來戴了17枚戒指。

揭開這些衣服外的穿戴,陳國公主和駙馬屍體全身罩銀絲網格,這也是契丹貴族特有的殯葬風俗。一般的契丹人會用銅絲,貴族會用金銀,製作工藝與都差不多, 一般是把頭部、上身. 四肢、手腳分別製作, 再用串聯在一起。

陳國公主墓屍體罩銀絲網路

所以說這是裡裡外外的穿金戴銀。

琥珀瓔珞

在陳國公主墓中的3200多件隨葬品中,琥珀製品就有2100件。足可見公主和駙馬對琥珀製品的喜愛。而這也是整個契丹風俗的映射。契丹貴族很喜歡這種紅色的寶石。

契丹人會用琥珀做各種各樣的首飾,如頭飾、耳墜等等, 但最具有契丹風情的就是琥珀瓔珞,契丹貴族葬俗中都要戴它。

(耶律羽之墓瑪瑙瓔珞)

陳國公主墓中這個瓔珞應該是遼墓中出土的最完整、最漂亮的琥珀瓔珞了。值得細細看。

琥珀瓔珞其實就是用琥珀做的項鍊,做的時候用銀絲將大大小小的琥珀珠穿在一起。 不管怎麼穿,穿多少顆,契丹的琥珀瓔珞中有兩個形狀的是一定得有的。就是圖片上畫圈的那兩顆。

在已經出土的遼代墓葬中都能見到它們的身影, 學術上把這兩個琥珀的形狀分別稱為「雞心型」和「T字型」,只見於契丹墓葬。

契丹人這麼喜歡琥珀,並把大量的琥珀進行加工,說明他們有穩定的琥珀來源。

最晚在春秋戰國時期,中國人已經開始使用琥珀,位於四川廣漢的三星堆遺址就有琥珀出土。之後,歷代墓葬都有出土,但數量屈指可數,即使是與遼並立的宋朝,琥珀也很少。

那契丹人的琥珀是哪裡來的?

中國的琥珀,只有極少數是自產的,其他都來源於國外。國外主要有南、北兩個管道,南主要是緬甸。

《後漢書》記載,永平十二年,哀勞王遣柳貌遣子率種人內屬......顯始通博南山度蘭蒼水,行者苦之。......出銅、鐵、鉛、錫、金、銀、光珠、琥珀、水精、琉璃......蚌珠、孔雀、翡翠......。

緬甸盛產琥珀,中國歷朝都會有琥珀從緬甸進入中國,但遼的版圖在我國的北部,從南邊取得琥珀是不太現實的,那就只能是北線。北線是距離中國幾千公里以外的波羅的海。

《遼史》、《契丹國志》等書中多處都有西域諸國進獻琥珀的記載,說明遼這大量的琥珀的確是來自波羅的海。

琥珀的來源體現了遼所扮演的非常重要的交流角色。

西元 916 年耶律阿保機建國,並對外進行了兩次軍事擴張,契丹的政治勢力西抵甘州。遼中期,是遼代的中興時期,統治者繼續向西開拓。這些擴張使得遼朝的疆域版圖「東至於海,西至金山,暨於流沙,北至臚朐河,南至白溝,幅員萬裡」幾乎佔據中國整個北方。

雖然和北宋處於割據形態,但卻是草原絲綢之路極為鼎盛的時期,西邊的琥珀、玻璃等物品來到中國,而中原的冶鐵、絲綢織造等技術也通過契丹向西邊傳播。

契丹人所處的位置,使他們的文化非常多元,就拿瓔珞來說,本也不起源於契丹。瓔珞是隨著佛教傳入而進入中國的,它最初是佛像裝飾品,逐漸在契丹貴族中流行,所以佛教在遼代興盛也就不奇怪了。前些天進行加固維修的慶州白塔、先有天寧寺後有北京城的天寧寺塔,都是遼代手筆。

馬上生活

不管契丹人多喜歡金花銀和琥珀,要選一樣最能代表契丹的東西,那絕對是馬具。

契丹是遊牧民族,即使建國,也不會安定在一處生活,他們有五個都城,四季流轉。所以,馬就是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民族特徵。描寫契丹的繪畫、契丹墓中的壁畫,馬隨處可見

(陳國公主墓《契丹人引馬圖》摹本)

宋歐陽修描寫契丹:「兒童能走馬,婦女亦腰弓。」

契丹人的生活離不開馬,他們也非常愛馬,所以自家的馬,就要好好裝扮,既讓自己騎著更加舒服,也要好看。所以在不斷的改良中,兼顧舒適和美感的馬具就成為了契丹的代名詞。

宋太平老人 《袖中錦》:「 契丹鞍、夏國劍、徽州硯、皆天下第一 ...他處雖效之, 終不及」 。

《袖中錦》是宋代一本專門記載各地之「最好」的一本書。就是說契丹的馬具和端硯、蜀錦等這些東西並列,沒有地方做馬具能比契丹好。

契丹的馬具主要有:絡頭、馬銜、鑣、韁、胸帶(攀胸)、馬鐙、馬鞍、障泥、蹀躞(蹀躞)帶、鞧帶等部分構成。

不論貧富,契丹人都會竭盡所能,給馬配備最好的馬具,但貧富不同,用的材質有很大差別,像陳國公主、蕭紹矩這樣的皇親貴胄自然是用最好的材質。除了上好的皮革、黃金白銀,使用最多的就是玉。

這些馬具是在陳國公主墓西耳室內出土的,保存的很好。這些馬具,基本都是用銀片製成,上面鑲嵌有大塊的白玉。

特別是下圖這個蹀躞帶和鞧帶上面有90塊左右馬形的玉飾品,看實物的時候,非常吸睛。足可見當時契丹人的玉器加工工藝以及貴族的奢侈生活。

一套馬具就有這麼大的玉料需求,而且契丹貴族還不止在馬具上大量使用玉器,腰間的配飾、首飾、日常生活等地方玉也隨處可見,說明不止琥珀,契丹也有穩定的玉料來源。

經過對大量遼墓出土的玉料進行檢測,可知遼代玉製品普遍採用和田玉,而且白玉最多。

我們都知道,和田玉的主要產地在今新疆,能有這樣大量的玉也與遼代版圖向西擴張,草原絲路的興盛有很大關係。

「吾修文物,彬彬不異於中華」這是遼代第八位皇帝、也是倒數第二位皇帝遼道宗說的一句話,他認為契丹在政治制度、文化各方面和中原都沒什麼差別,和獫狁那些少數部落不一樣。

契丹建國後,政治上,實行和中原一樣的皇位世襲制,模仿中原設立了官職結構;文化上,玉的廣泛使用,龍鳳等中原紋飾的普及,都代表了契丹對中原文化的接受與認同。在遼後期,永清公主的墓誌中甚至寫到契丹人認為自己的祖先是軒轅氏,也就是黃帝。

文化認同是民族融合的前提和基礎,繼而深化到價值觀、族源方面的認同,在族源認同的基礎上,反過來 接受更多的文化,更加促進融合。 所以說遼是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形成和發展的重要時期。以往大多數人都是從宋的角度看待那個時期的歷史,這次通過陳國公主墓,從遼的角度,看看那個交流的時代。

 

讀史明鑒,知古鑒今。百味品史君,解讀不一樣的歷史往事!想要知道更多歷史逸聞、歷史冷知識,請關註@巧奪天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