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姥姥游玩大觀園,為何唯獨在蘅蕪苑一言不發?

哒哒哒 2022/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劉姥姥二進賈府,賈母高興之余,留劉姥姥多住兩天順帶游玩了大觀園。劉姥姥說大觀園比畫里還好,每游玩一處都興奮異常,極盡贊美之詞。劉姥姥妙語連珠,逗得賈府的人直不起腰。但奇怪的是,劉姥姥在薛寶釵的蘅蕪苑卻一反常態,一言不發。這是為什麼呢?

第一:賈母的態度。

賈母是賈府輩分最高的人。賈府子孫個個不爭氣,早被皇家厭惡拋棄,賈母是賈家唯一還被皇家眷顧著的人,她的存在是賈府能保持榮華富貴的根本原因。正因此,整個賈府的人都在圍繞著賈母轉,極力討好奉承賈母。

劉姥姥是被賈母留下來游玩大觀園的,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作用就是讓賈母開心。劉姥姥是一個通達世故的老人,察言觀色的本領還是有的。賈母的態度決定了劉姥姥的表現。賈母開心,劉姥姥就話多。賈母冷淡,劉姥姥自然就要收斂一些,說話少。

賈母向劉姥姥介紹了惜春、黛玉,表揚了探春,唯獨對薛寶釵很疏遠。劉姥姥見風使舵的本事還是有的,對賈母疏遠的薛寶釵自然不好奉承恭維。

在瀟湘館,賈母說:這是我外孫女兒的屋子。介紹惜春說:你瞧我這個小孫女兒,她就會畫。等明兒叫她畫一張如何?說探春:我的三丫頭卻好,只有兩個玉兒可惡。在賈母眼里,這些人都是「我的」。

但到了蘅蕪苑,賈母說的是: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這里說的是「你」,而不是「我」。并且還是問句。說明什麼?說明賈母不太清楚是不是薛寶釵的屋子,說明賈母和這里不熟,沒有來過,更說明賈母和屋子主人關系不親近。

第二:蘅蕪苑陳設太過樸素,確實沒得說。

蘅蕪苑與大觀園其他屋子的陳設布置大不相同。作為迎接元妃省親的別墅,每一處陳設布置得都很精巧別致,唯獨蘅蕪苑極其簡單樸素,并且像極了一個靈堂,很不吉利,連賈母都看不下去了,非要送她幾樣擺設。

蘅蕪苑外,沒有一株花木,只有藤蔓香草。蘅蕪苑屋內,書中說像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無,只有桌案上一個土定瓶插數枝菊花,并兩部書和茶杯、茶奩之類。床上吊著的是青紗賬,樸素床褥。

屋里屋外,沒有色彩。這根本不像是一個富貴家小姐的閨房。并且蘅蕪苑這樣的擺設布置很像是一個靈堂,很不吉利。

劉姥姥見到如此簡陋的房間布置,這與窮奢極欲的賈府極不相稱,想必也會心里疑惑,犯起嘀咕。只能理智地選擇沉默吧。

再有賈母一進屋就說:這孩子太老實,還說這樣的屋子不適合年輕姑娘住。有賈母這樣的話,劉姥姥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去奉承夸獎這間屋子了。所以,劉姥姥閉嘴不談,一言不發。

第三:薛寶釵的身份。

薛寶釵看似和賈家有很近的親戚關系,但與劉姥姥在身份上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劉姥姥是來賈家打抽風求幫助,薛家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依靠賈家,打賈家的抽風。

劉姥姥是以王家親家的身份來賈府打抽風的,劉姥姥與賈家是沒有任何親戚關系的。薛家與賈家也是沒有任何親戚關系的,薛家是王家的親戚,薛寶釵也是通過王夫人的關系入住賈家的。薛家敗落,入住賈家基本就是在依靠賈家生存。

編輯搜圖薛蟠打死馮淵,賈雨村審理案件,判決的是薛蟠被馮淵索魂而死。所以,這就意味著薛蟠已經被注銷戶口,不可能再重回原籍金陵。薛家已經有家不能回,只能流落他鄉了。

從薛蟠傻癡的性情而言,薛家的買賣早就崩潰了。薛家經濟日益窘迫,薛寶釵從不穿金戴銀和住所陳設就可見一斑。薛蟠案后,薛家舉家北上,一住就是很多年,說明薛家的東西自然是都帶走了的,但蘅蕪苑陳設如此簡陋,只能說明薛家是真的沒有。

后又有薛蝌、薛寶琴投奔賈家,黛玉點明她也是把家里所有的東西都帶了來的,但薛蝌寶琴盡顯落魄窘相,都可見薛家整個家族不但是經濟窘迫,而且居無定所,不得已才來投奔賈府的。如果薛家在京城真的有很多宅院,何必拖家帶口地去投奔轉了幾道彎的親戚家常住。

劉姥姥來賈府打秋風,依靠賈府過活。薛家也是靠賈府庇護存活的。她們在身份上有極其相似的地方。賈母帶劉姥姥參觀薛寶釵的住所,劉姥姥當然不會像夸獎賈府小姐一樣奉承討好,只能一言不發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