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寶琴比薛寶釵還出色,一門雙姝耀眼,卻顯出薛家尷尬的自卑

哒哒哒 2022/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薛寶釵來賈家五年后,賈家再次迎來薛家人。薛寶釵的堂妹薛寶琴「出嫁」而來,婆家梅家外放為官未歸,只得與哥哥薛蝌投奔大伯母薛姨媽,來到賈家以求做主。

薛寶琴一來就受到「萬眾矚目」,賈母喜歡的不得了,不但要自己放在身邊養活,更讓王夫人認作女兒,賈家眾人對薛寶琴的評價,賈探春的說法最具代表性。

薛寶琴備受矚目獲贊眾人不及,包括林黛玉和薛寶釵。尤其薛寶釵本就出色,何以還有個妹妹比她還好?這里有兩個原因需要注意。

一,薛寶琴本身未必真比薛寶釵和林黛玉這些人強多少。但她從小與父母遠走天涯,國內、海外見了無數的大世面,所有人都不及。

薛寶琴的出色在于眼界和氣質上的勝出,并不一定是品貌才學的優勝。

二,薛寶釵和薛寶琴一門雙姝都出色,代表薛家對女兒的培養不遺余力。那個年代培養女兒優秀,就是為了聯姻打算。薛家希望不遺余力壯大自身,變相證明他們有攀權附貴之心。

不過,薛寶琴的存在,還有三個更重要的意義,需要詳細說一下。

首先,代替劉姥姥,以外人的視角詮釋賈家。

劉姥姥兩進榮國府,通過她的視角展現出賈家的富貴,與他人不同的一面。

劉姥姥不能「常來」賈家,作者需要其他視角呈現更立體的賈家。薛寶琴、邢岫煙這些人就是另一雙眼睛。

尤其薛寶琴的角色更重要,從她的眼睛可以更深入地展現賈家很多不為人知之處。

比如「寧國府除夕祭宗詞」,借由薛寶琴的眼睛展現出豪門禮儀規矩和莊嚴肅穆。

薛寶琴的眼光見識越高,對賈家的理解就越深刻,尤其薛寶琴在賈母和大觀園之間建立的聯系,代表了賈府的過去與現在的思想碰撞,讓人認識更全面的賈家。

其次,薛寶琴是薛寶釵的影,還原更豐富的寶釵。

薛寶釵有「欺騙性」,很多時候她的真實并不對外顯露。這就像賈政說蘅蕪苑外頭「無味」,內里「有趣」一樣。

薛寶釵需要一個「影」,是襲為釵副的襲人無法詮釋的。

薛寶琴的到來可以表達出更多薛寶釵的不寫之寫。

比如,賈母對薛寶釵的態度,通過鳧靨裘和雀金裘表達出薛家女兒是野丫頭(野鴨頭)」不配榮國府的「孔雀」。

比如,薛寶琴作《詠紅梅花得花字》,就是薛寶釵的寫照。當然邢岫煙和李紋則分別對照了林黛玉和李紈。

比如,薛寶琴的《西江月·柳絮》同樣寫了薛寶釵的婚姻結果。

比如,薛寶琴著急出嫁,進京后才發現婆家不在,就是她母親病重不得已「沖喜」而出嫁。也影射了薛寶釵日后嫁給賈寶玉作續弦是以為賈母「沖喜」的目的,呼應劉姥姥的雪下抽柴故事。

當然,賈母借鳧靨裘表達薛家女兒是「野丫頭」,主要針對的是薛寶釵。

而薛寶琴嫁給梅翰林的兒子門當戶對,反襯出薛寶釵嫁給賈寶玉是攀權附貴。

薛寶琴的「幸」對應薛寶釵的「不幸」,彰顯薛家推動金玉良姻的失敗,「賠了夫人又折兵」。

最后,薛寶琴為林黛玉預告結局,終將遠嫁異國為王妃。

薛寶琴最讓人注意的是曾經與父親下西洋去過西海沿子。

西海沿子是指現在孟加拉灣到波斯灣的范圍,包含東南亞、南亞、西亞一帶。

薛寶琴去過那里絕不是閑筆。通過她新編懷古詩的《交趾懷古》《青冢懷古》預示出賈探春和林黛玉的歸宿。

尤其她提到的西海沿子真真國的西洋美人作詩,就是賈探春遠嫁海外「水國」后的人生寫照。

妙在當日賈寶玉被薛寶琴的丫頭小螺,引去了瀟湘館,見證了西洋美人詩。

小螺代表來自海外的聲音。

賈寶玉在瀟湘館見到的薛寶琴送給林黛玉的一盆水仙花,還提到她送給賈探春了一盆臘梅花。

薛寶琴將林黛玉和賈探春聯系起來,借西洋美人詩「告訴(小螺)」賈寶玉,她們二人的最終去向是西海沿子。

賈探春與林黛玉二女同嫁之前說了很多。從賈探春的杏花簽影射遠嫁為王妃。林黛玉的芙蓉花簽同樣是昭君出塞故事影射為王妃。

瀟湘妃子典出娥皇女英二女同嫁舜帝為妃,則是賈探春為林黛玉所取。

石呆·子失扇子故事影射賈寶玉失去「湘妃、玉竹、麋鹿和棕竹」的結局。

湘妃就是瀟湘妃子林黛玉,麋鹿是指蕉下客賈探春……都證明林黛玉和賈探春二女同嫁海外異國為王妃。

薛寶琴通過「懷古詩」和西海沿子真真國西洋美人詩,預告了林黛玉和賈探春的最終去向。

「湘妃、玉竹、麋鹿和棕竹」不止是石呆·子的扇子名稱,更預示了林黛玉、賈寶玉和賈探春最后的蹤跡。

賈寶玉曾對林黛玉承諾日后「做了大王八,等妹妹做了一品夫人病老歸西后,替你馱碑一輩子」。也就是林黛玉嫁作王妃死后,賈寶玉出家為她守墓余生,地點就在西海沿子那邊。也是薛寶釵遍尋不到賈寶玉的原因。

以上都由薛寶琴作為線索引出,她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二。

以上觀點根據《紅樓夢》80回前故事線索整理、推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