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一台灣商人來到沈陽大帥府,對售票員說:我就不買票了吧

庄溪源 2022/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2007年3月26日,一位操著台灣腔的男子來到位于沈陽的張氏帥府博物館,也就是沈陽人習慣稱之為大帥府的張作霖、張學良父子的府邸。

當時大帥府已經對外開放,想要進去游覽參觀的人,都必須購票入內。

然而這位操著台灣腔的男子,在大帥府南門口的售票處對售票人員說:「我想進去看看,就不用買票了吧?」

售票人員抬眼看了他一眼,就感覺到奇怪,即使你是台胞,到旅游景點也要買票啊!而且從男子的穿著上來看,也并不是差錢的人啊?怎麼會說出這樣不知所謂的一句話。

看著售票員有些疑惑,台灣腔男子又說道:「我就直接說吧,我是張作霖的孫子張閭實,我父親是張學浚,祖母是壽夫人,想看看大帥府,再去給爺爺掃墓。」

此言一出,售票員不淡定了,要是他真的是張作霖的孫子,到自己曾經的家來看看,似乎確實不應該買票,可是現在大帥府早已經收歸國有,沒有任何規定張作霖的后人來參觀可以不買票。

無奈之下,售票人員找來了博物館館長張力,張館長為慎重起見,先是招待了張閭實,包括領著張閭實參觀大帥府后,又設宴款待了一下。

但是館長也不能確認張閭實的身份,而且在此之前,在沈陽就有人假冒張作霖的兒子的事情,鬧得是滿城風雨。

有一名叫張忠誠的男子在1993年向公安局申請改名為「張學忠」,并自稱是「張作霖第九個兒子」,經媒體披露后,在沈陽引起不小的轟動。

時任帥府博物館的老館長楊景華實在看不下去了,結合大量的史料證據整理出《張作霖有九兒子嗎》一文,在文中直接否認張作霖有第九個兒子,張學忠讀完文章后便將楊景華告上法庭,沈陽公安局在1996年5月出具一份證明材料,證明張學忠的身份證是騙取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張學忠選擇撤訴,此事才告一段落。

經過張作霖第九子風波這件事后,又冒出來一個叫張閭實的張氏子弟,博物館方面自然要謹慎對待,館長張力一方面對張閭實進行招待,而另一方面開始向了解這段歷史的學者請教,下一步如何進展。

擺在大家面前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搞清楚這個張閭實的身份,歷史學者很快了解到,張作霖的第六子確實叫張學浚,是與壽夫人所生的。

考慮到這一點,學者向張閭實請教一個問題,「考一考」他到底是不是張學浚的兒子。

學者直接向他詢問關于皇姑屯事件的一些情況,因為皇姑屯事件的很多具體情況當時都不為外人所知,只有張家人最了解,而壽夫人在這件事情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壽夫人又是張閭實的奶奶,肯定會告訴他一些別人所不知道的情況。

張閭實說道,祖父張作霖的火車行駛到皇姑屯時被炸,張作霖的喉嚨被一塊飛出來的彈片切斷了,隨后被小汽車帶到了壽夫人所在的大帥府小青樓。

民間有一種說法,說張作霖臨死前認為是日本人害死了自己,于是狠狠地說了一句「打」,張閭實直接給予否認,張閭實說奶奶告訴他,張作霖剛被抬回大帥府不久,就死了,什麼遺言也沒有留下。

為了等待張學良從關內回奉天,壽夫人堅持對外封鎖消息,就說張作霖只是受了輕傷,然后穩住了形勢,一直到第13天張學良返回奉天后,才對外發喪。

聽到張閭實這樣說后,學者們基本確認張閭實應該就是張學浚的后人了,因為這些事情當時并沒有公開,知道的人不多。

張閭實后來又向學者提供了很多大陸方面并不了解的有關張家的信息,對大陸方面研究張作霖家族的事跡有著一定的作用。

張作霖綠林出身,后來接受清政府招安,并協助清政府剿滅杜立三等巨匪,因此受清政府重用,先后擔任奉天督軍、東三省巡閱使等職務。

在清朝覆滅后,張作霖成為北洋軍閥奉系首領,牢牢控制著東三省的軍政大權,因此又被稱為「東北王」。

在成為「東北王」的同時,張作霖一共娶了8個老婆,生育14個子女,其中包括8個兒子,6個女兒。

長子張學良,二子張學銘,三子張學曾,四子張學思,五子張學森,六子張學浚,七子張學英,八子張學銓,其中六子張學浚和八子張學銓是張作霖與壽夫人所生。

皇姑屯事件爆發時,張作霖被炸身亡,張學良接管東北,然而隨著「九一八」事變爆發,張氏家族丟失東北,西安事變后,張學良被蔣介石軟禁,東北軍也被瓦解,張氏一族的命運自此變得顛沛流離起來。

在抗戰時期,張學浚曾加入軍統,在天津站做了一點翻譯工作,主要負責和美國方面的聯系,在張學良被遷往台灣軟禁后,張學浚與張學英也去了台灣。

到台灣后,由于張學浚多次打聽張學良的幽禁地址被調離台北,先后在香港和澳門生活。

當時一大家子人都需要張學浚養活,為了生存,他不得不出去打工,在學校當過老師、教練,還在工地上當過監工,生活也算過得去,就這樣一直在澳門生活了十六七年,本來張學浚一家可以在澳門一直生活下去。

然而不久,有人揭露出張學浚曾參加過軍統,現在為台灣的情報部門工作,因此被當局列入黑名單,當時張學浚有一個好朋友從北京過來,就住在他們家附近,可是有一天晚上他出去吃飯,回來就在張家門口被人開槍打死了。

張學浚知道處境危險,只好偷渡回到台灣,因為船只不大,走到公海時又遇到了台風,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台灣。

當得知張學浚可能為情報部門做事,張氏帥府博物館就要重新考量張閭實到沈陽來的目的了。

對此,張閭實解釋說:「那是騙人人,我可以保證,保證父親沒有做過損害中國人、東北人的事。」

實際上,關于張學浚在澳門時被人指責為台灣情報部門工作,很有可能是台灣情報部門故意做的局,為的就是要張學浚回到台灣,剛回台灣,張學浚就被編到「黑貓特工組」。

台灣當局非常希望張學浚能夠出來為他們做事,拿他的身份做文章。

台灣60年代老照片

但是張學浚在台灣完全撇開政治上的關系,什麼政治活動都沒有參加,更不會用張家的名聲做事情,所以拒絕了當局的邀請。

張閭實有一次看到父親在客廳落淚,原來是張學浚出去找工作,別人得知張學浚的身份后,就直接說:「你不是張學良的六弟嗎?你干嘛出來找事情,靠他就夠了。」

因為家庭生活困難,張閭實16歲的時候就出去打工,半工半讀為自己賺取學費。

好在張學浚沒有就此氣餒,后來去做了七八年的工程,有了一定的資金后,又開了貿易公司,做建材買賣,把台灣的竹子、木材搞到日本去賣,后來生意做大了,張學浚又和兄弟合伙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專門為美國的幾個大摩托車廠從台灣生產所需的零件,然后運到美國進行組裝。

在外人看來,張學浚一家在生意上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是借著張學良的名字搞的,實際上,張學良弟弟的這個身份,往往會給他們帶來一些麻煩,為了避免身份帶來的這些不必要的麻煩,張學浚一直告誡兒女們,做事一定要謹小慎微,不要多說話,也不要亂問問題。

張閭實說:在台灣張學良是叛將,他們認為就是因為張學良而失去了大陸,所以如果被別人知道他們是張家人,就會受到奚落。

這件事對張閭實的婚姻都產生了影響,之前張閭實認識了一個女孩,本來相處很好,就快要談婚論嫁的時候,女方的母親得知張閭實是張學良的侄子,當即不同意這門親事,女方執拗不過,只好提出了分手。

經過艱難的打拼,盡管遇到一些挫折,但是都被張學浚一家一一克服了,并走向好轉,張學浚的子女們也都依靠自己的努力闖出一片天地。

然而對于這個漂泊的家庭來說,總有一種飄零的感覺,對于傳統的中國人來說,認祖歸宗是很嚴肅的事情,盡管家里也擺著張家祖宗的牌位,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到大陸的祖墳祭奠過。

張閭實的奶奶壽夫人生前曾不止一次對孫子回憶當年在東北的日子,十分懷念那段時光,奶奶對故鄉的記憶觸動著張閭實的心,他不止一次想象故鄉的樣子,可是回大陸故鄉又讓他感到害怕。

在張學良過世后,張家許多海外的親戚開始陸續回國尋宗,但大都是以觀光客的心態,當張閭實一家聽說有人冒充張作霖的第九子,十分氣憤,張閭實的母親也覺得子孫后代應該回大陸祭拜一下祖先。

在這樣的情況下,張閭實2007年3月借著一個商團到東北考察的機會,邁出了回故鄉的第一步,他從台灣到香港,從香港到武漢,再到長春,后來到了哈爾濱,在那里,張閭實從哈爾濱趕到沈陽,因為在台灣能夠查到沈陽的資料很好,他也不清楚去哪里找張家的祖墳,但是他知道大帥府,于是就貿然來到了大帥府,看到這里被維護得很好,還作為景區對外開放,讓張閭實很受感動。

作為家族成員中第一個到大陸尋根問祖的后輩,用張閭實的話說:「我連爺爺的墳在哪里都不知道,只知道大帥府在沈陽這一線索。」

得知張閭實此行的目的是掃墓,博物館的工作人員立刻和有關方面進行聯系,幫助張閭實完成這個有紀念意義的事情。

張家祖墳位于遼寧省盤錦市大洼縣東風鎮葉家村,這個毫不起眼的小村落就是張作霖家族真正意義上的祖墳。

旅居在外的張家后人也不知道祖墳會在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落里,而且這里也經過多次地域重新劃分。

在1937年這里從海城縣劃歸盤山縣,1970年行政區劃調整,這里又劃歸大洼區,行政區劃幾易其名。

在相關部門工作人員的幫助下,2007年4月2日,張閭實風塵仆仆從北京專程直飛沈陽,第二天就前往盤錦大洼的張氏墓園。

張氏墓園是在1912年1月,張作霖擔任中華民國陸軍二十七師師長時,攜妻帶子回鄉安葬張作孚并祭掃祖墳時修建了墓園。

在「九一八」事變后,張氏墓園雖然受到損毀,但遺址一直留存,1984年張氏墓園被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當地政府進行了一次修繕。

2000年7月又被盤錦市政府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并進行了第二次大規模維修。

等到張閭實趕到的時候,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在回大陸之前,張閭實以為張家祖墳會因為沒有人掃墓而變得荒蕪,而眼前的張氏墓園氣勢宏偉,在墓園迎面醒目的石碑上,還鐫刻著張學良親筆題寫的「張氏墓園」四個字,墓園甬道的兩方望柱上整齊地寫著「前人臥一方瑞地,后世出千古功臣」的字樣。

張氏墓園原來有張氏家族的九座墳墓,當地人稱之為「九盔」,后來又添了兩座,也是規模比較大的兩座,一座是張作霖的父親張有財的,另一座是張作霖的二哥張作孚的。

在張氏祖墓前,張閭實敬獻了花圈,幾度熱淚盈眶……

在拜祭完張氏墓園后,張閭實又隨接待人員前往位于凌海驛馬坊的張作霖陵園,這里是張作霖修建的墳墓,張閭實就有點納悶了,為何祖父張作霖修好墳墓后,沒有把曾祖父埋在這里,而他大伯張學良沒有把祖父埋到修建好的撫順元帥林里去呢?

關于張閭實心中的一連串疑問,工作人員都耐心地給予解釋,在張作霖的父親張有財病故后,因為家境貧寒,本來簡葬在駕掌寺,后來下了一年大雨,發生洪水,將張有財的棺木沖走,到了大洼,因此就埋在了那里。

而張作霖沒有埋葬在元帥林,而埋在驛馬坊,則是因為張作霖去世得比較突然,并沒有來得及修建自己的陵墓,張學良一直想要給父親風光大葬,于是找到在撫順東60里的地方,修建元帥林,自1929年初開始破土動工,整個元帥林修建花費1400余萬元,到1931年修建完成,原定于1931年11月24日將張作霖下葬。

然而在張作霖的尸骨還沒來得及下葬,日本關東軍就發動了「九一八」事變,東北三省淪陷,日本人占領大帥府后,將張作霖的靈柩移出大帥府,由于復雜的原因,張作霖的靈柩一直未能下葬。

一直到1937年,張作霖曾經的結拜兄弟,已經出任偽滿洲國總理的張景惠給日本施壓,最終日本才勉強同意張作霖靈柩下葬,但是不允許下葬在元帥林,只好下葬在驛馬坊。

這是因為,日本人考慮到張作霖在東北的威望,不想將他葬在名聲顯赫的地帶。

張閭實聽完這些事情后,想到戰火紛飛的歲月里,以及自己家族的遭遇,很受觸動,在拜祭時,按照當地的習俗,開啟一瓶白酒,然后灑落在張作霖的墓地上,期間,又摟著爺爺張作霖的墓碑久久不愿里去,其情景讓每一個隨行人員為之動容。

張閭實祭祖這件事被媒體曝光后,引發很大的關注,坊間很多人對張閭實的身份依然抱有遲疑態度。

2008年5月的一場認親會,則打消了大家的疑惑。

張作霖的八子張學銓在張學良去台灣時并非一同前往,而是留在了大陸,算是張家人留在大陸的代表,盡管張學銓已經去世,但是他的夫人馬蘊蘭卻在世。

張作霖的六子張學浚與八子張學銓都是壽夫人所生,兩家的關系更深。

相關工作人員聯系到馬蘊蘭,詢問能否與張閭實認親,從而打消世人的疑慮,馬蘊蘭答應只要有機會,一定赴會。

在相關工作人員的聯系下,2008年5月15日,馬蘊蘭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盤錦市的福德匯酒店,當馬蘊蘭看到張閭實第一眼后,便鼻子一酸,留著眼淚說:「你長得像你父親,大眼睛,你母親還好嗎?」

張閭實說:「母親本來想親自來大陸看看的,但是身體不好,醫生不讓坐飛機。」

在簡簡單單的寒暄過后,大家都聊起了兩家分別后各自發展的情形,一時感慨萬千。

在認親會上,張閭實和馬蘊蘭還特地向黨和政府表達了感謝,正是因為黨和政府的推動,他們分居兩地的一家人才能再次重聚。

在回大陸前,張閭實最擔心的是大陸是張家人的態度。

在台灣,張作霖從來都是反面形象,在一些台灣影視劇里,張作霖被描述為一個土匪,到處殺人放火,劫掠,而對張學良的評價也不高,台灣媒介一向宣傳是張學良導致國民黨失去了大陸。

然而來到大陸后,才發現大陸給張家的評價很高,是非公斷,都是客觀的,沒有夸大也沒有詆毀,這是讓他最感動的一件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