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臨生存困境的賈蕓,究竟有多卑微?

哒哒哒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賈蕓雖然也是賈氏一族的子孫,但他跟賈寶玉的生活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賈寶玉含著金鑰匙出生,從不來不用為生活發愁,每天錦衣玉食,詩酒年華,過的是快意人生,而此時的賈蕓,卻正面臨生存困境。

賈蕓父親去世得早,他被寡母卜氏一手拉扯大,著實不容易。

這跟李紈帶賈蘭還不一樣,雖然李紈青春喪偶,一樣是含辛茹苦,但至少她衣食無憂,而賈蕓和母親則是相依為命,過的是清貧日子。

因此,長到十八歲的賈蕓,既是因孝心,也是到了立業的年齡,就想著到本家賈府找個差事做,這樣有個安身立命的根本,母親也能跟著享享福。

可讓賈蕓沒想到的是,求職并沒有他想象的那麼順利,即便他有能力有口齒,在沒有出人頭地前,依然要卑微地活著。

賈蕓找賈璉,既是找對了人,也是找錯了人。賈璉雖然在榮國府當差辦事,但自從娶了霸王似的人物王熙鳳,就退了一射之地,被活活壓了一頭。

外頭的事他辦得再好,家里的事,有王熙鳳在,他卻一點都插不上手,更沒有任何話語權,一切都是鳳姐說了算。

可想而知,賈蕓從賈璉這里,是永遠都等不來工作的。果然,他找了賈璉多次,每次都無功而返。

初次出來求職的賈蕓,一定很灰心很失望吧?看上去能力很強權力也不小的璉二叔,怎麼就連給他安排一份差事的本領都沒有呢?

可說到底,他也不能怪賈璉啊,況且賈璉也沒有忽悠他,他的確在王熙鳳面前提到賈蕓工作的事,可怎奈他強不過王熙鳳,只好一等再等。

賈璉無所謂,可賈蕓等不起啊。再這麼下去,家里真的要揭不開鍋了。又一次從賈璉那里聽到壞消息,賈蕓在絕望之時卻又抓住了另一根稻草——賈寶玉。

賈寶玉是賈府的金鳳凰,這誰不知道啊。能跟他搭上關系,說不定自己還有活路。年長寶玉三五歲的賈蕓,竟然順著寶玉的玩笑話,當真認他做了父親。

一個十八歲的努力上進的有為青年,認一個不通世務的富貴閑人做父親,就為了也許大概可能會對他求職帶來的未知的幫助,這是什麼世道啊。

賈蕓哪里知道,他當真的一件事,在賈寶玉這個混世魔王看來,玩笑之后也就拋之腦后,壓根兒沒當回事。

俗話說,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在賈寶玉吃膩了山珍海味時,在賈寶玉跟身邊的鶯鶯燕燕玩鬧時,在賈寶玉吟詩作賦時,那個叫賈蕓的窮小子,還在為生活東奔西走到處想轍。

賈蕓的卑微,不只是小心翼翼地在賈璉跟前求職,也不只是抓住了機會偶然認了寶玉做父親,還體現在他就連去舅舅家求救,都要陪著小心,放低姿態。

賈蕓已經如此艱難了,以他的志氣,若不是萬不得已,他應該不會去找舅舅幫忙,可即便如此,唯一的舅舅還是沒有伸出援手。

不僅如此,他香料沒賒到,還領到了一頓教訓。曹公用辛辣之筆,直言卜世仁的確不是人。對自己唯一的親外甥都見死不救,這還是人干的事嗎?

賈蕓的卑微,也是大多數底層人物的真實寫照,壓垮我們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不是來自富人的欺壓,而是身邊人的見死不救,甚至落井下石。

找工作沒找到,賒香料沒賒到,被人一頓訓,到頭來還給人做了兒子,還有比賈蕓更悲催的人生嗎?還有比賈蕓的人生更糟糕的低谷嗎?

可即便如此,還是要卑微地活著呀,還是要想辦法活下去啊。可有什麼辦法呢?十八歲的賈蕓,把能想到的辦法都試了,他的人生還沒有開始,好像就已經結束了。

他現在最需要的,已經不是工作,而是一個機會,一個與王熙鳳搭話的機會。可王熙鳳是什麼人?那是堂堂榮國府的大管家,賈蕓想從王熙鳳手里求職,空手自然不行了。

說到底,他需要錢來買一些名貴香料送給鳳姐,這是必不可少的敲門磚,可沒有工作,他哪來的錢啊?但沒有錢,他也就找不到工作啊。賈蕓的人生,似乎又進了一個死胡同。

誰能解開這個死循環呢?賈蕓眉頭緊鎖,一籌莫展,前途未卜。大概是曹公不忍吧,他空降了倪二這麼個義俠之士,讓賈蕓卑微慘淡的人生柳暗花明。

到王熙鳳跟前求職,大約是賈蕓人生最后的機會了吧?如果此行不成,估計賈蕓從此會從我們的視線消失,就像生活中卑微過努力過卻依舊沒有混出個樣兒來的很多人一樣。

畢竟,生活不是算術題,有加減乘除就一定會有答案,更多時候,生活比人性更復雜,不確定性更多,我們看到一個賈蕓通過卑微的努力,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找到了工作,人生有了起色。

可更多賈蕓們,也許一輩子都在低處掙扎,一時滿懷斗志,一時又失望至極,一時卑微努力,一時又偃旗息鼓,就這麼掙扎著,痛苦著,滿懷希望卻又時時絕望著,過完了一生。


用戶評論